返回

本不正经 第二百五十一章 终章二

 首页

👙请收藏本站网址发布页     http://www.xfhaoku.com  http://2bit8.com



沈家姐妹

这几日往曾雪那里跑得很勤,难得曲仙茗没有喝某种酸性液体,竟然还背着我主动去了曾雪那里“和解”一来二去俩人竟然成了莫逆,好的就像一对亲姐妹,颇为耐人寻味,我虽然不晓得因为什么,不过情敌雪释冰消,不啻铁树开了花,好事一桩,管她们那么多干什么,女人们集合在一起就会变得很无厘头。

我没有什么不满,相反,我是相当地满意,这些事情虽然暂时不便对家里人明讲,但是她们相处好了,以后有的是机会,都是媳妇,迟早要见公婆的,不过父母都是极其传统的人,要接受这么“一群”媳妇恐怕需要不少时间。如果搁在古代,流行三妻四妾,倒是能人人弄个名份啥的。不过瞧着曾雪的样子,似乎已经安于现状了,至于心里是不是百分之百如此想的倒也说不准,女人盼的不就是一纸婚书么?总不能因此换个可以多妻的国籍吧?扯远了。

这天,我正在曾雪那里打秋风,吃得不亦乐乎间,手机发疯似的响起,好像催赌债一样,一声连着一声,怎么听怎么刺耳,我心不甘情不愿地拿起手机。

陌生的号码!

一搭腔,竟然是沈缨缨的父亲!

我惊得差点背过气去,这老爷子找我一个小书生干什么?自古有云,秀才遇上并,有理说不清,我对当兵的一向也是犯嘀咕的,敬而远之,拉开距离,这距离虽然不能产生美,但是能够产生安全感,这是跟沈缨缨这种暴力型**相处久了产生的最深刻的体会。

老爷子对我倒是很客气:“高澜吧?呵呵,你上次结婚的时候我正在搞演习,没有亲自去,不要介意阿。”

我倒吸一口凉气,似乎把牙都冰到了,一阵酸碜,老爷子您何出此言阿,这哪跟哪啊?我“上次”结婚?难道还有“下次”、“下下次”不成?况且这老爷子,一个高高在上的将军,不亲自去是正常的阿,你要是去了我高澜还当不起呢!听他那语气,没有去好像特对不起我一样,我何德何能阿?

难道是正话反说?可是我好像也没有做什么坏事阿……不对,都把人家的两个女儿都那个了还不算坏事?我心里打鼓,兴师问罪了?不过他接下来的话打消了我的顾虑。

“原来是沈伯父,听您声音就知道现在身体越来越硬朗了,中气十足,声如洪钟阿。怎么,找我有什么事吗?有事您尽管吩咐,能办到的高澜一定全力以赴!”

俗话说,无事不登三宝殿,何况是当兵的来找?一定有事,而且不能推托,既然推托不得,还不如爽快点答应,显得咱多上道阿,顺便拍一个小小的马屁,算是赠品!

“呵呵,其实也没有什么事。是关于小谢,我知道当初这事情责任不在你,可是现在已经成了既定事实,你还是要负责任的,是吧?”

沈老爷子的语速很慢,字字铿锵,好像一把把小锤砸在我的心上,他什么意思?难道要我“休妻另娶”现在可不是封建社会,他是社会主义国家的将领,不是封建王朝的军阀,不能逼婚阿!


我有点结巴:“老爷子……你……说吧,我……”

沈老爷子忽然哈哈大笑,道:“你不会……哈哈,不要想歪了,我可不是那个意思。可能缨缨跟你说过的,小谢这孩子从小命苦,我也一直把她当亲生女儿看待,我也不能跟她一辈子,所以,我最大的心愿就是能给她找个好归宿。现在发生这样的事情,很大程度上是缨缨造成的,不怪你,只是……现在小谢有了孩子,每天吃的没有吐得多,虽然失忆了,不过她现在好像对你很依赖,我想,你的话她应该会听,你能不能凑空来看看她?”

说完,沈老爷子长长叹了口气,我听得出来,他的心疼和爱恋超过了对此事的无奈,这个时候,他不再是个位高权重的将军,而是一个疼惜女儿的父亲。

我自然不能拒绝,答应尽快去南河。

接完电话,回头看见曾雪一脸的询问之色。

我走过去,抓住曾雪的柔荑,略带歉意地道:“我要是说了,你可不要生气!”

曾雪笑着道:“你如果有事不告诉我,我才要生气呢。”

“你确定不会生气?”

我故意带着怀疑的语气问道。

曾雪用小粉券锤了下我的胸膛,道:“快说啦!”

于是,我把沈家姐妹的事情全盘托了出来。

曾雪听完,脸上不自然地笑了笑,顿了一下道:“我觉得你应该去。”

“你不怪我?”

我一脸羞愧,不过多半有点装的成分,我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了。

“生米早就是熟饭了,怪你有什么用?曲妹妹不是也接受我了吗?我为什么不能接受别人,别把我想的那么小气!”

“唉,你们个个肚子里能撑船,早知道这样,当初我还隐瞒什么?”

“行了,别得了便宜卖乖!要去赶紧去,女人怀孕是大事,想必是很辛苦的,没有男人在身边会更辛苦。”

我感动地抱住曾雪,轻轻道:“谢谢你!”

告别兰凤,我马不停蹄赶去南河,心里既无奈又甜蜜,为女人而奔波,还有什么可说的?

来不及回别墅,就在酒店歇了歇脚,被张俪狠狠嘲笑一通,我放下行李便赶去了沈家。

沈家老爷子对我一如既往地那么客客气气,一如既往地那么慈眉善目,哪里像个军人,倒是像个善人,以后我再也不说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清了,这老爷子还是比较讲理的,也很开明。

沈老爷子借口部队有工作溜之大吉,临走一脸同情的表情,安慰似的拍拍我的肩膀,分明是“祝你好运”的意思。

我有点无语,耸耸肩,上了楼,看见沈缨缨端着食物从沈小谢的房间里出来,满脸的无奈和疲惫,一转身冷不丁看见我,不觉呆了一下,然后把满脸的无奈和疲惫都化作恶狠狠的眼神,我毫不怀疑被这种眼神盯久了会危及生命,所以我根本不接招,低眉顺眼问好:“缨缨姐好!”

沈缨缨冷笑一声道:“嘿,不敢当,我哪里有一个这么大的弟弟?”

我讪讪一笑,侧着身打算从沈缨缨身边过去,就要擦肩而过的时候沈缨缨忽然发难,手里的托盘一下子掀翻在我的身上,顿时我成了“饭人”稀粥和小菜齐飞,头发共衣服一色。

我不知道自己今天怎么这么好脾气,竟然没有发怒,笑着道:“这下好了,也不浪费,等下让小谢吃我就行了。”

沈缨缨原本奸计得售的得意表情一下子凝固了,过了一会儿,终于绷不住笑了出来。

我打铁趁热,赶紧拍马屁:“缨缨姐,还是笑起来更漂亮哦!咿呀,还换了新发型阿,我说呢,刚才差点没有认出来,嗯,真好看!”

沈缨缨脸上欲喜还嗔,不知作何表情,忽然猛地在我脚面上重重地踩了一下,在我夸张的痛呼中“噔噔噔”地下了楼。

唉,野蛮女友就是野蛮女友,不是你的柔情我永远不懂,是你根本没有柔情,有的只是险情!

我拿出面纸,把身上的饭菜稍稍擦了擦,刚要敲门进入沈小谢的房间时,沈缨缨忽然又旋了回来,一把拉住我,指着我浑身没有擦干净的饭菜道:“就你这个样子怎么进去阿,还不快去洗洗!”

我故意道:“那不行,洗掉了我媳妇吃什么?”

沈缨缨挥起拳头砸了我一下,低吼:“叫你贫!”

她的拳头可不是曾雪可以比拟的,一拳砸得我咳嗽连连,她又露出“鄙夷”的神色,道:“几个月不见,一点长进都没有!”

我心里叫屈,你那拳头是普通人可以承受的吗?可是我只能心里想想,却不敢说出来,要是说出来不排除她一气之下拿我当沙袋开练得可能性。

草草冲洗了一下,沈缨缨借给我一套她自己的衣服,这个大魔女一多半衣服都是男式的,跟我身材也比较相近,穿上还是挺合身的。

沈缨缨像个贤妻良母一样帮我整理衣服,这让我既有点感动又有点诧异,想不到她还有这么有女人味的时候,不由得多看了几眼。

感受到我异样的目光,沈缨缨竟然不好意思起来,推开我,嗔道:“看什么?没有见过**阿?”

“是啊,确实没有见过。要是一直这样就太可爱了!”

“去死,给你点温柔就把女人当水了,告诉你,女人不是水做的,是水银!”

“什么意思?”

“自己琢摸去!别磨蹭了,赶紧去看看小谢吧,你可把她害惨了。”

我心里叫屈,怎么会是我的过错呢?可是现在我只能默认了,这大魔女好不容易态度好了一会儿,我不能惹她。

进了房间,只见沈小谢正在对一只抱抱熊施暴,手脚并用,可怜的熊已经遍体鳞伤,惨不忍睹,要是真熊估计早就问候祖先去了。

沈小谢面目倒是没有大的变化,只是小腹有点微微隆起,除此之外完全不像个怀孕的人。

看见我,沈小谢惊喜地扑过来,拉住我,欣喜地道:“你这个坏厨子,终于来看我了,我好饿,赶紧给我做点好吃的吧,好不好?”

我晕,在她眼里我还是那厨子!好吧,既然你都有本厨子的骨肉了,这点小要求当然满足了!

我心血来潮提议道:“要不要跟我一起做?”

沈小谢喜道:“可以吗?我姐姐在不在外边?这些天,他们把我关在这里哪里都不让去,闷死我了,你来了就好了,终于有的玩了!”

我汗了一把,“有的玩了”什么意思?难不成要把我当作那只可怜的抱抱熊的替代品?

一顿饭让我做的异常狼狈,真后悔让这位小姐跟过来,不帮忙也就算了,净给我添乱,不能打不能骂还不算,反过来还要受她折磨,等饭菜齐备的时候我已经不**形了,头上身上满是面粉,还沾着不少蛋清和蔬菜叶子,沈缨缨的这套衣服估计也要退役了,反正不是我的,我也不心疼。

正准备招呼沈缨缨过来端饭菜的时候,沈小谢忽然从背后抱住了我,抱得很紧,浑身都在颤抖。

我大惊,这小祖宗又要玩什么花样?正好用力挣开的时候,沈小谢忽然开口:“高澜!”

高澜?我没听错吧,你不是一直叫我厨子吗?

“怎么啦?是不是不舒服?”

我少有的温言软语道。

“没有!我……”

沈小谢吞吞吐吐,胳膊上的力道却越来越大,让我感受到沈小谢现在有点不寻常。

“想说什么就说吧,想要我办什么事我帮你办……”


“不是……呜呜……”

沈小谢忽然哭了起来。

我越发觉得不正常起来,都说孕妇喜怒无常,可是现在也不是那么回事啊?

“小谢,你……”

沈小谢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一样,沉默了好久终于道:“我想告诉你……我没有失忆……”

什么?我惊得差点跳起来,不敢相信地让沈小谢重复了好几遍。

沈小谢放开了我,又从正面抱住我,道:“我也是没有办法,忽然就被人那个了,太丢脸了,所以……”

我忽然“哈哈”大笑起来,笑得沈小谢勃然大怒,用拳头把我的笑声生生打断了,我一边咳嗽一边问道:“那……你怎么忽然决定说出来了?你不再恨我了?”

“恨,怎么不恨?不过把你当厨子折磨了你这么久,我也出了气了,杀人不过头点地嘛,本姑娘大人有大量,饶了你了。反正都有了孩子,我总不能让孩子没有父亲啊。”

沈小谢的话让我有点感动,她的本质上并不坏,只是以前太封闭了,现在她心里的锁似乎已经被打开了,只是我这个“心理医生”使用的手段特别了一点,差不多就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

“对了,你……要不要跟你爸爸和姐姐坦白?”

沈小谢的反应让我吃惊,她大声惊呼:“不要!”

“为什么?”

“这么丢脸的事情我不想再让第三个人知道了。”

我笑了笑,道:“那怎么独独告诉我啊?”

沈小谢挤在我怀里不肯出来,红着脸小声道:“你是孩子的爸爸啊……”

沈小谢话说了半截,忽然顿住了,我觉得不对劲,扭头一看,只见沈缨缨脸上带着莫名其妙的微笑双臂环抱站在厨房门口,一派看好戏的架势!

两秒钟后,厨房里一片鸡飞狗跳之声……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本不正经 第二百五十二章 终章三

3.0分

3.0分 本不正经 第二百二十五章 绑架

3.0分

3.0分 本不正经 第二百二十一章 失踪

3.0分

3.0分 本不正经 第二百一十章 迷奸

3.0分

3.0分 本不正经 第二百三十二章 毒计

3.0分

3.0分 本不正经 第二百二十六章 线索

3.0分

3.0分 本不正经 第二百二十章 出事了

3.0分

3.0分 本不正经 第二百一十三章 调戏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

http://www.xfhaoku.com  http://2bit8.com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受北美法律保护,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