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台北名花

 首页

👙请收藏本站网址发布页     http://www.xfhaoku.com  http://2bit8.com

台北名花(春色无边)

台北名花(4)

醒来,已经日上三竿,我们仍维持着随时可以干弄的状态,下体与下体紧紧

地吻在一起,面对面地拥抱侧身而睡。

我先醒来,是光透过白色的窗帘照进来,她赤裸的胸体还勾刮出一幅臻善臻

美的曲线圈!

我的家伙不禁又蠢蠢欲动,正待硬起时,她也醒了,连忙起身,使得我的阳

具孤寂地落空。

“克成,该起床了,趁假日到野外去走走吧!”她用劲一把将我拉起米,拉

进浴室,互相仔细地洗过对方的身体、我们互相擦干身体准备走出浴室去捡拾床

脚的衣物。

我突然想起一年前,她刚搬来家里没多久、浴室和房间未经整修前,我在旧

浴室(也就是目前她套房里的浴室)门上的窗口偷窥她自慰的情景──

“姐姐,你以后除了我的东西以外,不可以再接受别的男人的,可是,你也

不能用刷子,或包在塑料袋里的卷毛巾,去代替我的东西,好不好?”

“你怎么知道可以用这些东西代替?我记得没告诉你这方面的常识呀!”莹

姐脸红红地说。

“我知道啊,因为我见过你使用过……”我发觉说熘了觜,想止住时已经说

出全盘概要了。

她惊讶得说不出一句话来,久久,她才高兴地搂住我说:“原来,从我搬来

开始,你就打我主意?”她用大腿顶一顶我的下那。

“我,我是在无意中偷看到的!尤其那时我们还没有……你又是我心目中完

美无缺的女老师,每次,你自己弄着时,我就同时……”

“你坏!坏死了!”她撒娇地轻垂我的肩膀和胸膛:“原来,你一开始就没

安好心!坏透了!”并且不断跺脚。

“我不这么坏,你会成为我干姐姐──或什么湿姐姐的吗?”我调皮地轻捏

她乳头说。

“坏,坏,坏死了,不来了,你欺负你莹姐!”她赖在我胸前死命地撒娇。

经过一阵嬉闹之后,她穿妥衣服回房间去,我亦稍加修饰就上楼去向我父亲

说:“爸,今天我要和翠莹姐姐到郊外走走,她顺便要教我生物科的实习。”

“好孩子,快些去吧!多准备一些吃喝东西啊!”父亲本来就希望你多跟姐

姐在一起学习,所以愉快地叮嘱我:“记得早点回来哦!”

我们带了一套干净的野营用的地布,一人骑着一部脚踏车上街买了不少吃的

东西,便向小镇南方的河边出发。

到了河边将脚踏放在河堤边,我们亲密地牵着手走上河堤,阳光非常炙烈,

可是,我们的心房洋溢着喜悦,不知不觉间早巳忘了什么是热了,沿途她告诉我

许多植物的辨认和常识,使我认识了含羞草、车前草,以及蒲公英,还有秋天里

开满遍地的芒花──那些白茫茫一片的花,原先我都认为那是芦苇花,她却告诉

我正确的答案──台湾没有芦草,那种草应该叫做“芒草”。

她一边讲解着,我更一边用心地学习,也不知走了多远,因为河堤早已被我

们走尽,又走了好一段石子路,此时,我们都已经感到有点饿了,正好不远处有

一泓清澈的潭水,潭边长着一颗浓密的大树。我们来到树下将地布铺好,在荫凉

的树底下享受了一顿丰盛又愉快的午餐。

餐后我楼着她的肩膀,她揽住我的腰,坐在靠着树干上,欣贸着湖水上被轻

风吹动所激起的阵阵涟漪,正当我快睡着的时候,一对水晴蜒出现在我们眼前,

它们的尾部紧紧地死命抵在一起停在半空。

我正想告诉莹姐这幕情景时,她已经开口了:

“克成,你看那两只水晴蜒……”她用她的玉指一比一划起来:“他们正在

交尾!”

“同样一件事,为什么你不说它们是在‘做爱’?”

她噘起小嘴轻捏着我的腰说:“交尾就是交尾,要不然就说是交配!低等动

物没有什么爱嘛!”

“你又不是低等动物,怎么晓得?”

“反正我晓得就是了!”她偎在我怀里说。

“既然你晓得,趁今天上帝去做礼拜,就教教我吧!”我颇有灵感地说。

她起先一怔,迷惑不解地看着我。我进一步拉着她的玉手按问我的私处说:

“让我们来……交配吧!”

“不来了,不来了,你从昨晚起就老是欺负我!我不来了!”她挣扎着起身

娇嗔地说。

看着她娇俏的模样我已经将它挺得硬蹦蹦了:“既然你不喜欢交配,那我们

就来交尾吧!”我也一面起身想抱住她,而她已经发觉到了,就跑了起来,我在

她身后紧追着,她绕着粗大的树干躲着我,一不小心,我踩到一颗滚动的石头,

身子一斜就滑进湖水中。

“哈哈!活该,别忘了今天是礼拜天不是周末啊!怎么可以胡思乱想呢,这

就是报应,哈哈!哈哈哈!。她得意地笑着:“潭水那么凉,恐怕你早已萎缩下

去了吧!看你还来不来。”

她边说边撩起长裙往上一拉将它脱下来,身上只穿了一件窄得紧的内瓣──

她没戴乳罩──往潭中一跃想要捉弄我。

没想到年值十七血气方刚的我,掉入水中,底下的阳具依然紧撑在裤裆里,

我快速地脱光衣裤,让它吐吐气,它却仍然昂首向前,毫无半点畏惧之感。

我见她跃入水中连忙潜水躲起来,待她浮出水面寻找我的时候,我的手探向

她美丽的花瓣,并且迅速地挨在她身边浮出水面,用另一只手楼住她一记火辣辣

的热吻,底下那只手同时用中指由三角裤边缘插入扣弄起来……

她本还想挣扎,却被这突来的刺激动作给驯服了,我们站在及胸的水中绵绵

地吻在一起,她伸手捉住我的阳具,口中已呻吟起来了,我温柔地将她的底裤脱

下。

她技巧地大张双腿盘住我的腰,拉着我的家伙塞进她温暖的阴户中……

这的确与在陆地上做爱的感觉完全不问,我们只用很轻的力量,就能畅快地

互相抽送挺弄。何况我站立着,她的身体整个攀附在我身上,如果在房间里这么

做那将是多累啊!

“莹姐姐!太妙了!”我既高兴又凋皮地说:“你看,我们的生殖器不是正

紧紧地嵌合在一起吗?我们不是在‘交配’是在干什么?”

她抱着我的头,两只丰满又滑熘的乳房,在我眼前优美地晃动着,一句话也

没说半闭着眼睛,口中有一下没一下地嗯着啊着。

我把头埋进她的双乳之间,用头发不住地磨擦她的奶头。

“让我们紧紧地交配在一起吧!”我说。

“坏……坏死了……我的亲弟弟……你老是欺负我,啊……啊……”

“我忘了你不喜欢说──交配,那,那么让我们尽情地交尾吧?”我双手将

她小巧的腰肢往下一按。同时死劲地往上冲挺,让我深深地进入她迷人的花洞深

处。

“嗯……嗯……啊……好极了,啊……姐姐要飞上天……了,不管……交配

……或交尾…反正莹姐已让你……享受了,你尽情享用……你莹姐姐吧!”她变

得忘了今天不是周末,变得比往日来得淫荡。

“用力…快…快……啊……爽…”她突然死命地紧搂住我狂吻,双腿紧紧地

勾住我的腰背,底下快速地扭动,口中含煳地嗯啊着:

“嗯……嗯……哼……哼…哼……呜……嗯…嗯嗯嗯嗯嗯嗯……”

整个阴道一紧一松地丢了,我被她如此一夹,也舒畅地泄了。

我们又继续维持原本的姿势,拥吻了大约一分钟,我才想到她被我在水中脱

掉的内裤。

我们找了半天都无功而退,她只好全身赤棵地套上那件宽松的连身式长裙,

在晚风中踏上归途。

**********************************************************************

由此之后,我一直奉行着我们之间的默契──只有在周末才云情雨意一番,

由于我们之间的感情错综且丰富,因此,做爱,只成生活中的一小部份。

她一方面是我初中时代的老师,并兼任着我的家庭教师:由于母亲不太关心

我这唯一的儿子,所以一方面她除了是我的好莹姐之外,也兼具了母亲的形像,

而她平常所表现的样子,又是那么地雍容高雅,简直就是我心目中的公主,是那

么地不可侵犯!

我在爱情及亲情的鼓励之下,埋首于功课之间,并且时常记着她所说的──

要站在时带尖端──做为自我敦励的座右铭。

我的同学之中,也不乏努力用功的,可是我发觉他们日常在课余之暇,悄悄

地谈些男女之间的事,我偶而听到了,总认为他们实在太无知了。

显然有些好事者,更喜欢笑我书呆子,而在我面前大事吹嘘一番,我心里常

觉发笑,又不想和他们抬杠,只好装傻听他们胡说八道。

其实,我足足可以做为他们这方面的老师了,他们却为了偷看到邻家少妇更

农!与外出约会的女孩躲在树底下接吻,摸抚女朋友的身体……这一类小事当做

新闻般地宣传开来,而且一件事情总得重覆谈上一星期,我想,这大概出于他们

完全没有实际体会过男女之间最高的境界。

所以,只要摸到边就滩津乐道,越是如此越无法专心念书,而这个年龄正是

春情勃发的时期,没有正常的发泄及开导,因而许多人闷闷不乐──虽然功课很

好,也有些人身体很好,功课却一塌煳涂,有些人功课不怎样,身体也好不到哪

里。

唯有我,身体既好,功课又是金年第一,不论运动,或校内的社闭活动,也

都样样拿手,我唯一在同学心目中的“缺点”是:没有女朋友,也从来不谈女孩

子的事。

我们学校是男女合校,当然也有不少女生,有些大家心目中认为美丽的女同

学,时常在图书室、走廊、或福利社餐厅,找机会向我献勤,都被我委婉且和平

地谢绝了。

显然大家都知道我家里住了一位城市里来的漂亮女老师,可是大家也都晓得

她和我已成了姐弟,所以没有一个怀疑过我们,终于,我能够如愿以偿不受骚扰

地念完高中,并且以历年来前未见的最优秀成绩毕业。

在毕业典礼后的那天晚上吃饭后,父亲一直不停地乐得呵呵大笑,并且在进

食之间不断感谢“刘老师”教导有方。

母亲、祖父也都显得很高兴。

那天是星期三,饭毕,我照常回房间小坐一会儿,就拿起书本,准备参加大

专联考的功课。莹姐进来的时候,我正好把她昨晚所交持的部份复习完毕。

我被她的打扮哧了一跳,她不知从哪里弄来一套高中女学生的制服穿着,并

且把头发向后绑起一条马尾辩(她没法把头发剪短,所以这么做,看起来自然就

像情窦初开的小女孩),脸上技巧地淡妆着,不过看起来完全就像自然天成一般

地流畅!

“你以为我都不知道,你在学校里风流得很!”她认真地说。

“胡说八道,在学校里我一向规规矩矩,和同学的谈话之中也从来没有提过

女孩子或女人之类的词句。”

“那为什么那么多女孩子向你献般勤,对你表示爱幕?”她有点吃醋噘着小

嘴酸意横生地说。

“就是我不理她们,所以她们越好奇嘛!。这样,不就表示:除了你,我心

中没别的异性?”

“不过,如果那些女同学勤一点的,有天,你一定会被她们拐走!”

“会被拐走,早就被拐了,怎会等到今天?”

“不嘛!我怕你变心,所以我要让你平衡,今天晚上,我就是你的女同学:

今天就是周末夜,请你珍惜。”她撒娇地摸上我的大腿。

“对了,你怎么知道那些女同学向我大献殷的事?”我突然想起来。

“因为,因为……因为人家爱你嘛!即使你没跟别人怎么样,可是,我总认

为,这世界上,除了我以外,没有任何一个人有资格爱你,啊!成!今天晚上且

让我们当做是周末吧!不过,你在……的时候,一定要热情地喊我‘妹妹’!好

吧?”

“你还没有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的呀!”

“因为,因为你在学校里是个风头人物,你的一举一动,早就传遍全镇的每

个年轻女孩──甚至包括了四十岁以下的女人──的耳朵里!你说,我会不知道

吗?”

我一时哧得怔住,为什么一个二十岁不到的年轻小伙子的我,竟然受到那么

多人的议论,于是我讶异地问:“为什么呢?我还未成年,却惹来那么多的女人

的谈论呢?”

莹姐抬头贬了一眨她亮丽的眸子,说:“为……什……么……?你还问为什

么?你不瞧瞧你一身的肌肉?你照镜子时不仔细看不看?顺便好好端祥你的脸!

既英俊又善良的脸了孔,而且你从不提口谈论文孩或女人。

只要一个女人,她的神经还未死光──就算只剩下一点点神经组织的话,你

不用多说一句话,只稍你凝神看她一分钟,我深信,她这一生之中就是你的了,

何况……”

她的手仍在我的大腿四周不安地游荡,说到这里,她轻轻地模向我的两腿之

间,将我已稍微硬涨的鸟儿连底下的睾丸柔情地抓在掌中说:“何况,你这迷人

的东西,被大家在幻想中猜测,原本就已不错……”

她舔了舔小巧的樱唇继续说:“你这根很不错的家伙……”她稍加了一点力

气握了握说:“简直成了她们心目永不凋谢的爱之泉!”

她拉着我的手,隔着衣服摸在她穿着高中制服的胸前,紧地一按,我发觉她

里面穿了一件柔软的胸罩。

接着,她握住我的手腕,让我的手在那上面辗磨;并且用她露出学生裙外的

半截大腿顶住我的下部磨擦着。

她的另只手,本来握住我下体的那只小手,已转而向上搂住我的脖子,凑上

她清纯的嘴吻着我的鼻子、眼睛,当我将她翻身压在底下的时候,表表现出挣扎

的样予口里不断喊着:“不要,不要,不要……不要这样子……”

我的手仍然隔着衣服在她丰满的双乳之间揉着,我渐渐地兴起,将自己的裤

拉链拉下来,将已经硬挺的阳具辛苦地掏出来,隔着裙子,在她的双腿内侧,及

阴阜上顶着,她见我情慾勃动,就装成不胜娇羞的样子。

她的唿吸已变成呻吟!

我将她抱到了椅子上让她坐下来,我掀起她的裙子,跪在地上吻着她大腿内

侧,这时我才发觉她穿了一件洁白又半透明的内裤。

“快,不要再……逗我……了…”她握紧我的阴茎说。

并且一边拉下她的内裤,露出了她迷人的粉红色的花瓣,迎向她手里握着的

东西,丰满的臀部只有一半坐在椅子边缘。

她却若有所悟地放开我的阳具,轻咬着下唇,把那张看来纯洁美丽且又洋溢

着春情的脸,转向一边,两手交叠在胸前。

此时,我被她刚才一“拉”,已经站立起来了,站在她两条修长浑圆的大腿

间,于是,我低头轻轻地吻她:无限爱意地吻着她的耳根,她的粉颈、她被我吻

得不住地哼叫着。

“妹妹,好妹妹!”我用舌头舔着她乳沟上方和脖子交接的地带,并且一面

解开她上衣钮扣,手伸进奶罩内揉着:“妹妹,这样叫,对、吗?”

我将奶罩中间的勾子技巧地脱开,虽然外衣和奶罩没有脱下,但是,如此一

来,我的手已能无拘无束的在她胸腹之间仔细探索游移。

我另只手从她透明的三角裤边摸进去,发觉它已经湿滑滑的了,我仍然没脱

下自己半件衣服。

“克成,成……啊,亲哥哥啊…要温柔地对待妹妹……啊……嗯……”她变

得十分被动,完全像个毫无经验的小女生!

我半蹲下来,扳开她被淫液湿滑的三角裤中央,挺着阳具,甩地头缓缓地在

她的花瓣上转动着。

我轻轻推进一点,让龟头给她粉嫩的花瓣娇怜地嚼着,她的阴蒂被挤压得微

露出来,我发现它正在跳动着,我便用食指沾了点口水在那上面磨着。

“嗯,嗯……”她长长地嗯了销魂的一声。

我顺势一挺,整根阳具,已全都被它吃进去了,我低头刺着,“它们俩正紧

密地结为一体。

“啊……痛,痛死……了,哥……哥,轻……轻点。”不知她是否因我突然

深入,或是故意装的,竟然喊“痛”!

我见我心爱的莹姐如此怎不心疼,怜惜之情油然而生,因之,我无限柔情地

在她花洞里进出,并且用手抚摸着她身上的性感部位。

我觉得她坐着并不畅快,便抽退出来。将她自椅子上,抱到床上,在那儿,

我们完成了所谓的“同学之爱”。中间,我不断地喊她“莹妹妹“、“小莹”、

“妹妹”之类的……这的确使我感到很新鲜。

事后,我躺在床上,回想着她一切的一切。使我讶异的是,莹姐的躯体,她

胴体上的每一个部份,从我第一次接触到现在,非但没有半丝老化衰退的现象,

反而比往日更趋向完美,而且时时都保持着充满青春的风采!我爱她的信念不禁

越来越加坚定。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台北名花

3.0分

3.0分 台北名花又名春色无边未删节全本作者夏飞

3.0分

3.0分 台北名花又名春色无边未删节·全本作者夏飞

3.0分

3.0分 [台北名花][又名》春色无边][未删节·全本][作者:夏飞]-校园激情

3.0分

3.0分 台北女医与台北高校生患者

3.0分

3.0分 台北轶事

3.0分

3.0分 台北轶事

3.0分

3.0分 台北故事.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

http://www.xfhaoku.com  http://2bit8.com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受北美法律保护,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