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乱写江湖之神州奇侠

 首页

👙请收藏本站网址发布页     http://www.xfhaoku.com  http://5m6.xyz

乱写江湖之神州奇侠

神州奇侠(一)“萧大侠伉俪、唐大侠、康大侠、朱大侠台鉴∶今日开始,萧家剑庐,鸡犬不留,权力帮君临天下,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见字即离萧家,否则格杀勿论!三绝剑魔、百毒神魔、飞刀神魔顿首。”不多的字数中充满了杀意,萧夫人孙慧珊与萧秋水持剑立於振眉阁前,“秋水,将你的剑拔出来,敌人只怕就要到了,记住,无论发生什麽事情,都要想办法守住振眉阁,不要让人惊扰到里面的老夫人。”萧秋水微显诧异,要再说什麽却正好看到母亲的脸色极是凝重,看来自己的任务就是守在这里了。萧夫人剑横当胸,柔和的月光照在她身上,不禁让她回想着二十年前闯荡江湖的往事。就在这时,不远处突然传出犬吠声三长一短,随即又是三短一长,“不好!敌人已经闯过剑庐的伏击,看来就快要到这里了!”萧夫人脸上微微变色∶“秋水,我去看看,一定要守住这里!”说着一掠,身影消失在夜色中。“敌人来得好快,却不知是谁?那里面的老夫人又是谁?”萧秋水握紧手中的长剑,眼睛藉月光四下搜索着。浣花剑派中犬组负责守卫,鹰组负责侦察,龙虎组各负责搏杀和内务,另外的凤组则是萧夫人孙慧珊自己的亲兵。萧夫人站在甬道的进口处,心里却暗暗後悔为何将凤组临时派去了剑庐而使这里无人防守,四下里本还偶而传来的犬组的示警声忽然停止,周围静寂无声。“既然来了,就现身吧!”萧夫人向着几丈外的一片阴影道。只听到一阵稀疏的掌声,接着三个佩剑的华服少年慢慢走了出来,“果然不愧是顶顶大名的十字慧剑。”其中一人道。“剑魔传人!”萧夫人手中的剑缓缓抬起,三绝剑魔的徒弟可不能轻视。还是刚才说话的那个人向萧夫人施了一礼∶“在下等三人想向萧夫人借样东西。”看对方居然温和有礼,萧夫人稍微放松道∶“什麽东西?”那人微笑着向振眉阁方向一指,萧夫人摇了摇头,那人叹了口气,笑容依旧不改,又深深一揖後道∶“想孙女侠二十年前已经名动天下,在下等想必不是对手。但师命难违,相信孙女侠亦可以理解,”他拔出佩剑,身边的两人也跟着拔剑,“如此就多有得罪了!”话音未落剑光已起,萧夫人挺剑刚要格挡,斜刺中忽然有一道刀光直向她胸膛飞来,这下根本令人毫无防备。但萧夫人也不是徒有虚名,上身急闪,那刀擦破点肩膀的衣服飞了过去。“你们不是剑魔传人!”萧夫人的脸色极是难看,能躲避开这刀实在不易。那人“哈哈”笑了起来∶“我叫沙云!”又向後指指∶“他是沙雷,这位是沙电,我们的师傅是飞刀神魔,还有个大师兄叫做沙风,想必┅┅”有个声音接道∶“我一直在这里!”斜刺中有个人慢慢走出来,笑着道∶“刚才那刀就是我发的,够快吗?”原来一直就有人躲在那边,萧夫人暗骂自己不小心。沙云接着道∶“在下还有一事不明,希望孙女侠见教!”萧夫人紧盯住他那张秀美的几似女人的脸庞点了点头,沙云顿了顿,道∶“二十年前,孙女侠的样貌虽然无缘得见,但今日一见,却令在下等心存仰慕,不想孙女侠育有三子一女还能保持如此!”萧夫人其时已快至四十,但一方面因保养得体,另外又因儿女懂事没费太多心,所以看着也就似三十几岁,反而岁月的侵蚀倒是让她更有女性成熟的魅力。萧夫人听他虽然说得有礼,但调笑之意却再明显不过∶“你说这话是什麽意思?”沙云笑了,眼睛直视在她的胸上∶“好教孙女侠知道,在下几个有一癖好,就是喜欢和像孙女侠这样的女人玩!”笑声说着起了变化,身後的三人也跟着笑起来。“想必孙女侠不会令我等失望!”“胡说八道!”萧夫人气得脸上一层寒霜∶“接招吧!”竟然和自己说出如此下流的语句,萧夫人长剑一摆,四朵剑花分别向四人刺去,四人同时“噫”的一声,大概没想到她的剑招如此精妙,然後都是退步让开剑刺。四个人几乎同时挥手,立刻就有不少於二十柄飞刀向她直射过来。萧夫人急退,直到背脊碰到後面的墙壁时,才挥出一道剑光,飞刀消失。四人慢慢收拢将她包围在核心,没见他们动,就又是十几柄刀飞出,退已无可退,萧夫人大喝一声,手中的剑光突得暴涨,十字慧剑终於发出,四人纵身而起,满天的刀光顿时笼罩住剑光,“噗噗”几声响,萧夫人缓缓倚墙向下滑落,只见腿和肩膀上各插着一柄飞刀。沙云笑笑,拍了拍手∶“十字慧剑果然厉害,但可惜碰上的是飞刀神魔!这下孙女侠能让在下等如了吧?”看四人不怀好意的表情,萧夫人有些心惊,他们还真要┅┅士可杀不可辱,“西楼!我先去了!”萧夫人抬起手中剑就向脖颈处刎去,剑却到了沙云手中,他迅速点了萧夫人的哑穴和麻穴,才笑着道∶“怎麽?宁死也不意!那好,在下等就不客气了!”说着一双手就搭在她的肩膀上,变掌为抓,“哧哧”几响,就将萧夫人的衣服撕个乾净,肩部和腿部的伤势让她几欲昏去,但要是昏过去也不至於听到他们的淫亵语句了。她斜躺在墙边,从身上传来的阵阵冷意,知道没有衣物可以阻挡这些淫贼的目光∶“让我快点死去吧!快点!”剥光萧夫人的衣裙後,沙云向後退了退,和三人并肩欣赏着。只见萧夫人斜躺在墙边,从肩和腿上流出的鲜血更显出玉体如雪般白晰,趐胸丰满因冷意或是紧张,那上面褐色的两颗乳尖竟羞耻地挺立着,柔软而平坦的小腹下覆盖着浓密的黑色体毛,两条健康浑圆的长腿在微风中轻抖着。沙云“啧啧”道∶“孙女侠风采不减当年,实在是令小生开眼!”说着他欺过来将萧夫人的双腿分开,阴毛覆盖下的女性秘密完全呈现在他眼前,被敌人看到自己的下体,萧夫人心中开始流泪;“看,这里居然还很鲜嫩,根本不像生育过的样子,”沙云紧盯在那因他而缓慢张开的肉唇,藉月光能看到深色的肉唇里鲜红的一线,他笑了笑向身後道∶“谁先来?”“当然是我了!”沙风一跃到他身边,随手接过抱在他手中萧夫人的腿,迅疾地脱掉自己的裤子,一条粗大的肉棒“腾”地一下跳了出来,沙云笑了笑後退了几步。沙风看看身下不能挣扎的萧夫人,笑着道∶“马上我就让你领略爽的感觉,那绝不是萧大侠能带给你的!”萧夫人的眼中突然冒出一阵狠意,不知为什麽倒让沙风打了个冷战,这眼光让他记起自己第一次奸淫少女时那女孩的眼神。那时他刚学成想闯个名头,独身一人杀光了整村人,只留下个十四、五岁的女孩,从他开始奸污到结束,那女孩一直都是这种眼神,事後他也将她杀死,就是因为受不了那目光。沙风吐了口水在自己手上,套弄了几下自己的肉棒,狞笑道∶“等我们都爽够就送你上西天,让你在路上等你的萧大侠!”他不再看萧夫人的眼神,低下头抬抱起她的双腿,将肉棒对好位置後,腰部一用力,龟头就挤进了萧夫人的肉唇中。看来真的逃不掉,萧夫人虽被控制住要穴,但也有感觉,她知道对方已插入了,只要再向前挺动,自己一生的名节就被毁掉。沙风大笑着用力向前顶,龟头前端被阴道内壁夹住的快感让他兴奋不已,他要彻底占有这当年的有名侠女。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眼前一亮,那是什麽?沙风觉得自己的眼睛有点花,继续用力插入,忽然下面使不到力量,他一惊忙低头看,却发现自己的肉棒已经完全插入了萧夫人的阴道里,但是没有感觉,他向後稍稍移动,才看出那肉棒已经离开了自己的身体,这是怎麽回事?没等他想明白,眼前又是一亮,这下他彻底不用再想了。沙云也看到一亮,但没觉有变,依旧等待着轮到他的时候,但马上看到沙风仰天倒下,脖子上和下身血流如涌,是剑伤!谁有这麽快的身手?他马上转身,月光下不知何时多了一人,还没等他看清,只觉胸上一凉,也再无知觉。沙雷和沙电盯着那人,发现来人竟是个老妇人的打扮,但这人一出手就杀了他们两人,委实可怕,两人互视一眼急速跃起,八把飞刀带着风声向那人飞去。那人似乎并没发现,随手又是一道亮光挥出,飞刀不见,沙电倒下,沙雷紧按住胸前的伤口涩声道∶“你,你是┅┅何人?”“我姓张,张临意!”听到这个名字,沙雷就死了。张临意昔年凭一柄阴阳剑名震江湖,他的剑法甚至早就超越当今七大剑手。张临意解开萧夫人的穴道,扔下件外衣,转身就走∶“在下相救太晚,萧夫人莫怪!在下还要去保护老夫人!”萧夫人看着他的背影,眼中一行清泪直滚下来,她费力地将还插在自己阴道内的已断肉棒拉出,狠命甩在地上,原来她并不知道当时沙风的肉棒已被砍断,只道他已经完全占有了自己。她穿上衣服後,横剑就要自刎,心中想到自己的身体让敌人占有,虽敌人已死,但还有何面目再见家人?但等想到现在敌人大举来攻,自己一死,浣花剑派非乱不可,她放下剑,长叹了口气,忽地又举起剑,猛砍在身旁沙风的尸体上。神州奇侠(二)“九天十地十九人魔只来了三个吗?”萧西楼在厅中踱步。一直几乎是未发一言的朱侠武突然接口道∶“权力帮想灭浣花剑派,不会如此轻敌的!”萧西楼略微沉思了一下,压低声音说道∶“侠武兄有所不知,老夫人正在府上。”“老夫人在这里?”朱侠武先是一惊,接着语调都变得惶惑起来∶“原来是这样,权力帮不仅想灭浣花剑派,看来用意只怕┅┅”萧西楼凝视着他轻轻点了点头,又停了下道∶“所以我认为肯定还有高手会来!侠武兄你昨夜逼退了‘飞刀神魔’沙千灯,我也侥幸将‘三绝剑魔’孔扬秦逼走,唐大侠虽然杀了‘百毒神魔’,可也受了重伤,还有康先生的伤势不见好转,现在就剩下侠武兄你、我、秋水、贱内、玉函和超然,敌人方面却不知道底细,我看┅┅”正沉吟间,只见厅口处人影一闪,却是萧夫人孙慧珊走了进来,虽然她穿着极其整齐,但以萧西楼的眼力马上就看出妻子的肩、腿处带伤。“你怎麽┅┅样?”听到丈夫关切的询问,萧夫人心中一酸险些掉下泪来,定了定神後,她才故作轻松地笑道∶“只是些皮外伤,刚才在振眉阁外碰到了敌人!”萧西楼微皱起眉头向朱侠武看去,朱侠武点点头道∶“果然是这样!不然让玉函和超然两人保护萧夫人去振眉阁,一则先疗伤,另外加强那边的防守!”萧西楼接道∶“好主意!就这样吧!”邓玉函向厅外的黑暗中望了望,犹豫道∶“伯父,那这里该┅┅”“放心吧!我们两个老家伙还挺得住!”萧西楼狂笑道,目光却注视着萧夫人,两人眼神相交,似乎千言万语都融入了其中。虽已是黎明,但天色依旧漆黑一片。玉函、超然和萧夫人谨慎地向前走去,再经过条长长的甬道就到振眉阁了,三人不由都加快了脚步。不远处突地亮起盏红灯,“是沙千灯!”邓玉函停下脚步,注视着红灯缓缓拔出了长剑,左丘超然也握紧了拳头,两人都同时向前跨了一步将萧夫人挡在了身後。红灯在黑暗中闪动着光亮,藉着光亮竟然没有发现任何人影。三人都屏息静气,眼睛却四处扫视着,毕竟对方也是“飞刀神魔”,一丝疏忽都可能造成敌人的机会。可四处只听到飞吹树叶的微响,好像这周围除了他们三人就不再有任何生物。邓玉函望向萧夫人,等她点头後忽大声喝道∶“既然来了,还不滚出来!”依旧是无任何回音,邓玉函又是一声大喝,纵身而起,剑光闪处红灯灭,随即就听见红灯内“啵”的响动,随风飘过阵浓浓的红舞。“不好!有毒!”萧夫人反应够快,拉住身边的左丘超然向後就退。黑暗处有个声音“哈哈”笑道∶“我的合欢散是躲不掉的!”闻听是淫药,萧夫人脸都气得煞白∶“沙千灯,你居然用这种下三滥┅┅”话未说完,忽然一股淡淡的香气进入鼻内,“现在说我下三滥,一会儿还不知道怎麽感谢我呢!”话音越来越远,竟是已离去。“你┅┅”萧夫人只觉得一阵头昏,她勉强向旁边退了几步,玉函和超然两人还站在原处一动不动,“你们怎麽样?”话刚问说,就见两人一起向她转了过来,眼神都变得说不出的可怕,又待要问,突感到体内不断的燥热袭来。“药力看来发做了┅┅”只一想间,那燥热变得更加猛烈,在身体内四处冲撞着,“热!好热!”涌向下体的燥热迅速转为麻痒,而且立刻那麻痒就传到了外阴部,她的意识开始变得模糊起来,忍不住要用手去止痒,但仅存的意识告诉她眼前还有两个儿子的好友。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对了!旁边就是凤组的住处!”她摸索地向旁边的房门摸去,一迈步间,外阴部的麻痒更加厉害,随即她感觉到大腿根有湿润的液体向下流动。她努力地控制着进入房门後,随手将外衣除去,那燥热非但没有得到缓解,反而一下燃了起来,“噢!好热!”她歪倒在床上,整个意识混乱了起来。她觉到自己的内衣不知道被什麽人撕掉,有人用双手揉搓着她一直涨痛的乳峰,似乎还用嘴去啜、去咬,另外有人把她双腿分开很大,用手指探入她最神秘的地方,来回抽动着,她想睁眼看却没有那力量,只是张嘴一味的呻吟着。接着有人将一根粗硬的东西插进她的体内并疯狂摆动着,又有人用很硬的东西在她的菊花蕾处乱杵,似乎藉前面淫液的润滑而挤了进去然後也高速地抽插着。她不记得是什麽时间结束的,感觉中只有自己大声的浪叫和一波波的高潮,还好像他们在自己身体内注入了些清凉的液体,随之就没有了知觉。“嘿!想不到便宜了这两个小子,沙老鬼也真是够笨!说好了等她一个人时再下药!”窗外有个 面的黑衣人喃喃道。刚才里面的那一幕他似乎全都看见,现在床上只剩萧夫人孙慧珊躺在那里,“药效想必也要到了,看来我还是回去再装┅┅”正转身间忽又想到萧夫人裸身的样子,好像又有点依依不舍,他推开门走了进去。萧夫人仰躺在床上,秀目紧闭、红唇微张、雪白的肌肤映衬下,双乳傲然挺立着,平坦的小腹下黑色的体毛分布均匀,桃源洞口轻启,隐约可看到快乐的源泉涌去,里面微露出的艳红色宛如青年女子一般。他深吸了口气,脱掉下身的衣物,将佩剑放在一旁,跨上床,轻轻抚摩着萧夫人的大腿,然後抱起她的双腿向上抬起,萧夫人的下身完全暴露了出来,他咽了口口水,不眨眼睛地注视着萧夫人双腿间深红色肥厚的肉唇,将自己的肉棒压了上去。龟头尖感觉到对方的柔嫩和湿滑时,他笑了起来∶“浣花剑门,我们不光要灭掉你,还要从身体上直接征服你!”神州奇侠(三)萧秋水仗剑立於“振眉阁”前,远处的拼杀声已经被偶而传出的鸡鸣声所代替,看来敌人的进攻也停止了。他心中暗暗想着∶不知道前面会怎麽样?想到这里,他的心情好乱,父亲母亲他们没什麽事吧?还是去看看吧!心里的焦急让他几乎是飞奔到了前面。大厅中的气氛依然很凝重,萧西楼自顾地踱着步,看到父亲的样子,萧秋水的心松了一半,但母亲呢?朱侠武一直闭目养神,但他的反应最快∶“秋水,你那边没怎麽样吧?”萧西楼也关注地望向他。“朱叔叔放心,那边没有敌人来攻。爹,我娘呢?”听说没有敌人,朱侠武又闭上了眼睛∶“我不久前让玉函和超然保护你娘去了振眉阁,怎麽,你没遇见吗?”萧秋水闻言一楞。门口处脚步声响,进来的正是玉函和超然,两人一见萧秋水不由呆住了,嘴都张了张,但谁也没言语。“我娘呢?”萧秋水一个跨步就握住了邓玉函的手臂。“我们┅┅”邓玉函看了看左丘超,然後吞吐着正想说什麽,不远处一声惨呼传来,“是黄河小轩!”、“声音是唐大的!”萧西楼和朱侠武几乎是同时冲出大厅,萧秋水楞了楞,随後也跟了过去。“黄河小轩”前面有座小亭,浣花溪中流,在亭下流过,有个人正盘膝坐在亭内,面对溪水似乎在运功打坐。不过这个人只怕永远不能再运功打坐了,因为他的身上被一柄剑刺入,背後入前胸出,大概那个杀手好像也不敢站到他的身前去。这个人正是四川唐门唐大,现在他居然死了,刺客却不知是谁。“看来有内奸!”朱侠武冷冷地注视着远方,萧西楼沉思了一会儿道∶“还有康先生那里┅┅”话音未落,朱侠武的脸色却变了∶“快去观鱼阁!”“振眉阁”甬道旁的小房中,那黑衣人挺起肉棒压向萧夫人的下体,他将她的双腿扛在肩上,自己却低着头紧盯着下面交合的部位。藉晨曦的光亮,能清楚地看清萧夫人阴部的构造,两片经摩擦和被淫液沾满的肉唇反出亮红色,无奈地向两边撑开着,里面浅红色的嫩肉下更深色的小洞中还在向外溢出白色的精液。几种深浅互配的颜色在黑衣人的眼中变幻出淫糜的诱惑,他深吸了口气,确定好位置後,腰部一摆,“嗤”的一响不费力地插入了进去,瞬间肉茎就被柔嫩的阴道内壁所包围。他缓慢地摆动了几下,轻叹了口气∶“想不到已经有四个孩子,这里居然还能夹紧!”看看时候不早了,他加快的抽插的速度。其实他并不知道,沙千灯的淫药依旧在萧夫人的体内起着作用,虽然经刚才两个年轻人的浇灌已经化解了不少,但她的年龄正处在虎狼之时,这时又被人插入,淫药的力量加上自己的生理一起被催动。被压在下面的身体开始有了反应,黑衣人吃了一惊,他停下动作,注视着对方的身体,却发现萧夫人嘴唇轻启,正喘着气发出轻微的“喔┅┅喔┅┅”呻吟声,腰部也在向上一下下地耸动,似乎认为结合的还不够深入。黑衣人笑笑,原来是开始发浪了,正好享受,他继续大力地摆动起腰部,萧夫人居然不知羞耻的配合着他的动作颠耸了起来,嘴里的淫叫也逐渐大了起来,一时间屋内充满了两人的喘息声和下体交合的“啪啪”声。随着快速的进出,黑衣人感到萧夫人的阴道越来越紧,肉茎向内的压力和快感也不断地加大,他不由发出了低吼,体内积压的精液迅速涌向肉茎,猛的爆发了出来,一波波的高潮让他忽视了萧夫人阴道内的收缩。已经高飞的意志突然被一丝清凉所激醒,她感到自己逐渐明白了,那丝清凉依旧在体内冲撞着,那是什麽东西?她努力地体会着身体的反应,一切都是那麽真实,是什麽清凉的液体正从自己的下体涌入,在更深的地方飞散,阴道内传来阵阵撕裂般的疼痛,但那里面的充实不正说明自己┅┅她微睁双目,趴在她身上黑衣人的样子出现在她眼前,这些难道都是真的!自己竟是被人奸淫了。感到体内的属於入侵者的东西正逐渐萎缩,她强忍住要流出的泪水,暗暗用力,准备就在此时将这人毙於掌下,但体内一团空荡,根本就没有力气可用。不如┅┅她心中暗想道∶既然已被他奸淫,乾脆先装作不知道,到有了力气再杀他,一则可还自己的清白,二则倒要看看这人到底是谁。过了不久,那黑衣人喘了几口气,好像有点不舍地爬起身来,又看了看萧夫人被征服过的身体,笑了笑後,飞快地整理好自己的衣物,握起宝剑就窜出了屋子,几个起落间就不见了踪影,他却不知道那宝剑终於暴露了他的身份。“观日剑!”萧夫人怔怔地发呆,似乎忘掉了自己遭遇的凌辱,另一件更可怕的事情萦绕在她心头∶“不可能的,怎麽会是他┅┅”朱侠武首先冲入了“观鱼阁”,康劫生正坐在床前,一脸关切之色,“你父亲怎麽样?”康劫生缓缓摇了摇头,“让我看看!”朱侠武跨步就到了床前,康出渔的头上汗淋淋一片,表情很痛苦,朱侠武轻叹一声,向劫生道∶“好好照顾你父亲!”说罢转身而出,然後轻掩上门,向随後赶过来的萧西楼等摇了摇头。萧西楼低下头叹了口气,刚要说些什麽,“啊!”的一声惨叫从远处传来,“不好!是振眉阁!”萧西楼提气飞纵,几个人紧跟在後面。大家赶至现场时,都是惊愕不已。“振眉阁”前站立着个人,竟是个死人,他的剑才抽出一半,敌人却已经刺穿了他的咽喉,这死人竟然是声名犹在七大剑手之上,出道在七大名剑之先的“阴阳神剑”张临意。“他是┅┅”萧秋水的手按在了剑柄上。“他就是张临意,张老前辈!”提起这名字,连朱侠武都深吸了口气,萧西楼接着道∶“不可能敌人的剑比张老前辈的快,而是张老前辈没想到对方会下杀手。”朱侠武看了看张临意的神情,点了点头∶“看来杀唐大的也是这个人,他利用他们的不备才下得了手!”“那振眉阁里┅┅”萧秋水忽然想起了什麽,“老夫人没事!”门“呀”的一声打了开来,萧夫人孙慧珊走了出来,她先看了看自己的儿子,然後深深地注视着自己的丈夫,在後面的邓玉函和左丘超然下意识抖了一下。“我有个计划,”萧夫人看来不想废话,她简单说道∶“我们先去睡觉,到傍晚我自有办法!现在权力帮是不会进攻的!”“睡觉?现在┅┅”“对!睡觉!”神州奇侠(四)天近黄昏,大家聚集在大厅中静待萧夫人的计划,虽然说是睡觉,但萧秋水等如何睡得着,想着周围强敌的围迫,始终是辗转反侧。权力帮的另一轮攻击在什麽时间开始呢?萧夫人环视四周,然後沉声道∶“秋水,你和超然、玉函一定要逃出去,到桂林把孟师叔、易人、开雁等召回来,听说南海邓玉平和唐门的唐刚、唐朋也在那里,只有等他们赶到,我们才能和权力帮一搏。”孟师叔是萧西楼的师弟,“剑双飞”孟相逢。易人、开雁就是萧秋水的两个哥哥。听母亲这样安排,萧秋水小心地观察着父亲的表情,心里希望父亲并不同意这个计划,“我和你父亲刚才商量过了,不用想太多!”萧夫人正色道。“我们为什麽不集中这里的力量,把权力帮的人一一击杀,然後再一起去桂林┅┅”萧秋水话音未落,萧西楼皱眉怒道∶“胡说!这里是祖祠之处,怎可随便易据!而且以现今情况,权力帮高手众多,现在还没有大举强攻,一是他们不知我们的底细,二是在等後一拨的兵力援助,我们在此苦守,无疑做困兽之斗。如果有人冲出去,一方面可以找人来援,就算没有人赶到,还可以将权力帮的狼子野心公诸天下,”他轻叹了口气,语调和缓下来,接着说道∶“为父也知道你的个性,在这种时候,你不忍离开。但只有你们成功冲出去,萧家才有救,你不用担心这里!”萧秋水霍然站起,大声道∶“好!我去!”萧西楼微笑着向夫人望去,“好孩子,这个担子就交给你了!”萧夫人点头道,她顿了顿,似乎不知道该怎麽说,过了好一会儿才低声道∶“咱们这里有内奸!”“是谁?”萧秋水抢道。“是康出渔父子!我可以肯定唐大侠和张老前辈都是被他们杀害的!”“劫生?不可能!他怎麽会┅┅”萧秋水一下楞住了,因为他从未听过母亲说没经确定的事情,只不过他却不知道母亲是怎麽知道的。“这小子!我杀了他┅┅”邓玉函手按剑柄,眼中几乎要喷出火来。“大家先冷静一下,我已经派了六十名虎组弟子埋伏在观鱼阁附近,估计他在九天十地十九人魔中的位置不会低的!所以先不要理会他们。”萧夫人淡淡地道。忽然门外一个清脆的声音道∶“是谁杀了我哥哥?”跟着一个黑衣人走了进来,赫然是个容色娇美的女子。这女子带着一脸的愤怒,藉仅存的阳光映射,这女子的目色分明,容貌清明如水,脸上白皙的鼻梁挺起美丽的弧型,因愤怒而紧抿的双唇没有半点血色。她的怀中横抱着个人,萧秋水看到那人正是唐大。“你是┅┅”“她就是唐门中年轻一代的高手,唐方!唐大嫡亲的妹妹!”一直未发一言的朱侠武接口道。“唐方!”这个名字和容貌让萧秋水感觉到好熟悉,虽从未谋面,但却好亲近,他怔怔地注视着唐方,一时间思绪万千。眼前这个英悍的年轻人的注视,让唐方的心中也起了波澜,一方面对他的卤莽有些不快,另外却有种说不出的熟悉感猛地跃了出来,她的心一下跳得好快,本来煞白的脸色也飞出了道红云。“唐侄女,是这样的!”萧西楼微咳了一声打断了两人的尴尬,唐方忙转过身听不久前发生那段悲剧,她还可以感到身後刚才那年轻人的动作,不知道为什麽,好像那年轻人的举动都让她很在意。“原来是这样,权力帮既然杀了我哥哥,那就看看能不能把我也杀了!”听完萧西楼的话,唐方恨恨道。“唐姑娘,不如你和秋水他们一起冲出去,去桂林找救兵,然後我们和权力帮再一决生死!”原来那年轻人就是萧秋水,这名字早就听阿柔说起过。“好!世伯,我去!”唐方心中暗暗地念着萧秋水这几个字,彷佛要将这名字永远记住。日幕苍茫,又是夜近。萧秋水、唐方、邓玉函和左丘超然都换好一身劲装,面容都是凛冽而异严,因为这场突围马上就要进行。夜色已全然降临,大地昏沉一片。“是时候了!”萧夫人注视着丈夫的脸色,只见萧西楼左手一摆,四下里顿时灯火通明,一队龙组剑手右手剑左手火炬迅速向异外冲去。“我们全力冲向东南,你们立即向西北面突围,一定要小心!”萧西楼夫妇提剑赶了出去。只听东南方向胡哨声四起,接着两边的声也不断响起。“现在!”唐方轻叱道,邓玉函和左丘超然架起双目淌泪的萧秋水跃身上马,四马长嘶,箭般冲出。冷风如刀撞在他们胸口,四处都是敌人的呼喊声和兵刃发出的风响,“我们冲出去,冲出去再说!”杀声混乱,谁也不知道谁是否还活着。又是黎明,萧秋水一身血污,缓慢地走着,他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冲出来的,也不计较身上的伤痛,只是在想∶唐方你在哪里?左丘和玉函你们冲出来了吗?体力的大量流失使他实在支持不住了,就要倒下去时,他听到一阵清扬悦耳的笛声,萧秋水强振精神,循笛声向前走去。那笛声传自湖畔的小亭内,萧秋水不由向小亭方向走去。悠扬的笛声方尽,却有把二胡接奏下来,本就适合表现哀婉的乐风,在这人手中更显沧桑。不多久那二胡声渐低,逐渐消失贻尽,然後又是清婉铿锵的扬琴声响起,音乐如流水、如马上的环佩。萧秋水本是性情中人,不觉热血盈胸,亭中的情景随着他距离的缩短也变得清晰,上面有三个人,大概都是二十来岁的样子,其中一女子吹笛,另外两个男子拉二胡和弹扬琴。一曲既终,萧秋水忍不住拍手叫好,才发觉脸上已多了两行长泪。那三人齐向萧秋水看了看,笑着点点头,各自又提起手中的乐器,这回是三人同奏。笛声高亢嘹亮,二胡和扬琴却发出不协调的“铮铮”声,一入耳际,萧秋水只觉心跳莫名其妙加快,而且热血直向头涌去,他刚要捂住耳朵,曲风却变了,乐音缓慢而轻浮,好似没了力量一般,但每一个音符的变动都使得萧秋水的心跟着猛跳。他看见那女子缓缓站了起来,放下了手中的笛子,但耳际依旧传来的笛声是从那而来,她慢慢向他走了过来,身上的白色长袍随着摆动,好像下凡的仙女一样。令萧秋水不敢相信的是,那女子随手将身上的白袍脱掉,全身不再有任何的衣物,他想闭上眼睛,乐音却似挑动般引领着他的心情,他涨红着脸向那女子看去,就见她肌肤雪白,乌黑的头发高挽在娇美的脸庞上,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晶莹若滴,似乎有着千言万语想要表露;挺直的鼻梁下,一张秀美的小嘴正微张着,鲜红的颜色似要脱框而出;坚挺的乳房傲然矗立在胸部,顶上鲜嫩的两朵红蕾不正是嘴唇的颜色;纤细的腰部映衬着小腹的平坦,一双浑圆笔直的双腿根整齐地排列着黑色的体毛,随着她迈步的走动,隐约可见那下面的隐藏的神秘。随着音乐的挑逗,萧秋水好像着魔一般吞咽着口水,胯下那根男性的象徵也不争气地耸动了起来,自己就像是个偷看女孩洗澡的人一样贪婪着扫视着越来越近的美体。那女子注视着他双腿间的隆起,嘴角一挑微微露出笑容,她靠近萧秋水的身体,轻抬起条腿去摩擦着他里面涨硬的器官,萧秋水不由喘起粗气,想要伸手拥抱,却见那女子脸上有不悦之色,只好任由她脱掉自己下身的衣裤。随着一阵柔嫩湿热从龟头上传来,他惊讶的发现那女子竟蹲下来,用嘴含起自己的肉茎,缓慢地吞吐起来,她的目光向上,灵活的眼神像在问他∶“舒不舒服?”音乐声加快了节奏,那女子嘴上的吞吐也变得很快,而且吞得更深,萧秋水觉得全身的血脉都集中在了一起,随着靡糜的节奏跳动着,不住地向自己肉茎涌去,心志就要随这种快感飞上天了。突然有人在他肩膀上一拍∶“老大你在干什麽?”音乐声嘎然而止,萧秋水一惊,回头看去正是邓玉函在身边,再回过头来一片寂静,只听见亭中那三人在叹息,低头看看自己衣裤皆在,刚才那活色生香的女子在哪里?“老大,我和唐姑娘也来了!”说话的是左丘超然,唐方正俏生生地站在他身边,一时间他兴奋地忘记了所有,只是紧握住唐方的小手∶“你没受伤吧?”唐方红着脸摇摇头,随他握着自己的手。“老大,刚才你在干什麽?我看见你闭着眼晃着脑袋!”邓玉函有些奇怪问道。萧秋水心中一动∶“好险!差点就上了敌人的当!”他向亭上的三人一指∶“那三个人是敌人!”(未完、待续)

评分
相关推荐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

http://www.xfhaoku.com  http://5m6.xyz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受北美法律保护,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