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金庸时空之庄家劫

 首页

👙请收藏本站网址发布页     http://www.xfhaoku.com  http://5m6.xyz

金庸时空之庄家劫

(上)「三少奶!三少奶!大事不好了!」一个小丫鬟气败急坏的奔进了後堂,跪倒在庄三少奶和李大娘的面前。她一面喘着气,一面向身後挥着手,口中却说什麽也做声不得。庄三少奶见状,连忙上前把她扶起,轻轻拍着她的背,问道∶「喜儿,究竟发生什麽事了?」喜儿按着心口,只是不住摇头,跌足道∶「奴婢刚从┅┅从早市回来┅┅见到一队清兵在大路上┅┅瞧是冲着咱们来的┅┅」庄三娘闻之变色,吩咐喜儿去告知屋里的其他人。跟李大娘穿过天井,来到大屋门前,发现一队打着大清旗号的骁骑军已在不远处摆下阵脚,沙尘滚滚的正在包围着庄家大屋。只见两个满州官儿从阵前的百馀步兵中策马而出,竟是庄家大仇人--满州第一勇士敖拜,和向朝廷告发《明史》一案的吴之荣!眼见清兵已把大屋围困,无路可逃,站在一旁的李大娘早吓得屁滚尿流,颤声道∶「天啊┅┅我┅┅我不要┅┅再被┅┅充军┅┅」庄三少奶也已慌得没了主意,强自镇静下来,握着李大娘的手道∶「不┅┅不用怕。师父一定会来救咱们的┅┅」只听背後尖叫声不绝,原来屋子里的人都已得到消息,纷纷齐集於门内。好些妇女见了清兵的声势,都吓得晕倒在地,有些更往後门直奔,想要逃命,只有其中比较胆大的程二娘主张和清兵决一死战。「我宁死也不再为满州狗为奴!」她坚决的道。小双儿战战兢兢的挡在众女之前,慨然道∶「三少奶,您们快逃,让双儿给您挡一挡。」「太迟了!」年长的余妈妈叹道∶「他们把屋子围得像铁桶似的,咱们虽学了武功,终究寡不敌众,混战中难保没有死伤。再说,双儿她们年纪还小,哪里敌得过这些满州狗?咱们还是见机行事好。」庄夫人点了点头,按着程二娘的手,道∶「余妈妈说得对,咱们还是不要作无谓的牺生。」只见敖拜勒马而立,仰天打了个哈哈,大声道∶「庄夫人,别来无恙吗?本将军找得你好苦呢!」程二娘热泪淹面,对着敖拜戟指怒骂∶「奸相,你来得正好,老娘正要替先夫报仇雪恨!」她不理众妇的劝谏,挣脱了庄三娘的手,竟独自往敖拜的坐骑冲去。敖拜打了个手势,吩咐左右退下,蓦地翻身落马,势如破竹的从半空向程二娘发掌。程二娘虽练了数年的上乘功夫,却哪里是满州第一勇士的对手,勉力接了三招,在第四招上便被敖拜戬中了穴道,登时动弹不得。敖拜趁机在她的身上摸了一把,淫笑道∶「臭婆娘,你现在服了麽?」说罢将她弃於地上,让军士把她处理。他的右手又是一挥,命众亲兵上前将寡妇们一概擒获。众妇人见敖拜如此威猛,只好束手受俘。亲兵挟着庄三娘等进入屋中,和守在後门、捉拿到四散而逃的妇女的军士集合。敖拜大模大样的坐在厅中,对着众女评头品足,望见称心的便捋须点首,瞧不上眼的便出言侮辱,全屋倒有大半合心意的。庄三少奶骤见杀夫仇人,不禁悲怒交集,忍不主破口大骂道∶「敖拜,吴之荣,你有胆送上门来,叔叔及先夫在九泉之下,一定不会让你全身而退!」敖拜「嘿」的一声,霍地站起,走到庄夫人的面前,伸出蒲扇大的手在她的面颊上一摸,道∶「好,咱们就去瞧瞧那些反贼的灵位,且看他们奈我如何!」早有乖巧的亲兵禀明去处。敖拜命他把众人到带到屋子里的灵堂。其时日上三竿,祠堂却位於屋中较僻密的一角,阴暗的室内残烛尔尔,鬼影连连,众兵士只觉满室阴森可怖。敖拜丝毫不惧,寰顾一笑,道∶「怎麽了?老夫敖拜在此,要索命的尽管放马过来!」庄三娘眼见丈夫死後还要受罪,不由心痛欲绝,「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啊哟,庄夫人,你不用伤心啊!」敖拜拖过一张凳子,大刺刺的坐在灵堂的中央,强行把庄三少奶按倒在膝上,伸手肆意地在她的腰眼上搔弄,只气得她几欲昏去,哭个死去活来。敖拜正玩得兴起,见众亲兵闪闪缩缩的呆在一旁,皱眉道∶「你们站在那儿干嘛?娘们不合胃口麽?」众军士面面相觑。吴之荣向灵台瞟了瞟,微微作揖,颤声道∶「敖┅┅敖大人┅┅在这地方干那调调儿┅┅恐怕┅┅恐怕┅┅」敖拜哼了一声,骂道∶「没用的家伙!老夫毕生杀人如麻,岂惧区区一个灵堂。来,咱们擒获这些反贼,你也有一份功劳,老夫就赏你一个人。」他向拿着双儿的亲兵戟指一喝∶「你,带那个女娃儿过去给吴知府看看!」那亲兵应命把双儿推到吴之荣前。那大汉奸眼前一亮,见这个小丫鬟甚是娇美可爱,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虽是稚幼之躯,却是个美人胚子,心中一动,再也顾不得身在何处,用兴奋得发抖的手慢慢解开双儿的衣扣。双儿已日渐接近情窦初开的阶段,此时当着大男人被宽衣解带,俏丽的脸上尽是羞涩之情。庄三娘见双儿被辱,尖声叫道∶「她┅┅她只是个十一岁的小孩子,你┅┅你们别欺负她┅┅」敖拜听了,在她耳边笑道∶「庄夫人,有什麽好急的?这不是轮到你麽?」说罢将手游到庄三少奶颇大的胸脯上。庄三娘唯恐敖拜一怒之下,会下令把双儿杀掉,是以不敢反抗,忍气吞声的任由敖拜在自已的身上摸索。吴之荣把双儿的上衣脱掉後,接下来又把她贴身亵衣上的半数扣子解开,让她的趐胸露在眼前。只听那大汉奸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见双儿两颗樱桃般的小奶头,在平滑如镜的胸脯上微微凸起,幼嫩的乳房在他粗糙的狗爪子里滑不叽溜,老二不禁硬得像要破裤而出。原来吴之荣最喜欢的就是小女孩。他多年前在湖州当知县时,拿手好戏除了贪污勒索,便是强暴村间幼女,泄其淫欲。可是当地的货色多是乾乾瘦瘦的残枝败柳,虽然小得正合心意,却没有双儿一半的可爱。而她那副头挽双鬟的小丫鬟打扮,更瞧得吴之荣心痒难搔,恨不得立时把她按倒,用老二狠狠的奸淫这个小女孩的俏脸。此时见吴之荣裂嘴淫笑,两手在双儿那对酒杯大小的椒乳上游动,引得那小丫鬟轻声啜泣。庄三少奶不忍再看,垂首落泪,哭道∶「你┅┅你们太过份了┅┅」敖拜「哈哈」大笑,在庄夫人的胸脯上摸了又摸,跟着又托起她的下巴仔细打量,在她耳边连声称善道∶「啧啧,老子真的走眼了,多年前把你送到边疆充慰安妇,没的在 了大好一个美人儿。可惜是个俏寡妇,没法子,老子唯有将就将就。」说罢硬生生的把她的素衣剥掉。庄三少奶闹将起来,拼命抓紧衣襟,但一个弱质女子哪里是满州第一勇士的对手,素衣片刻间便被扯得七零八落。在旁看热闹的清兵都是淫辱妇女的老手,看到庄夫人衣衫不整的模样,比遇见一个完全赤裸的女人更觉兴奋,一些急色的士兵忍耐不住,抢过身边挟持着的妇女便又吻、又摸,祠堂里登时响起一片泣叫声。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好一个庄三少奶,衣衫被剥後还是竭力挣扎。敖拜被她的指甲抓出了不少血痕,一怒之下用重手点了她的穴道,先让她动弹不得,再慢慢搓揉着她胸前那一对肥大的奶子。庄夫人无从反抗,口中只是叫着∶「不┅┅不要!不要在┅┅在这儿碰我!」双儿也忘了自身难保,哭道∶「求求你,别要欺负三少奶┅┅」敖拜听了,更刻意地用手去搔弄庄夫人雪白的大腿,跟着又渐渐地侵入了她的胯下桃源。他一面调弄着庄三少奶的花瓣,一面淫笑道∶「在这儿又怎样了?啊,是了!你不喜欢在先夫灵位前跟老子亲热麽?怕什麽,他在九泉之下还会吃什麽醋?来来,咱们对付着,就在这儿洞房。娘们都给大家分作新娘子去!」众清兵齐声欢呼,便在祠堂里强奸庄家上下数十名妇女,一片杀猪般的哀号声中,屋中老少竟无一幸免。吴之荣望着年纪比双儿还小的喜儿被众军士推倒在地,见他们也顾不得把女孩的上衣脱掉,只把她的裤子扯了下来,让一根老大的鸡巴插进她的後庭里。大汉奸见小女孩瘦小的屁股夹着粗大鸡巴的模样,只瞧得血脉贲张,双手捧着双儿的俏脸道∶「乖孩子,叔叔的家眷早溜得清光了,乾脆收了你做乾女儿好不好?唔,就是这样。爹爹偏要你又当女儿、又当妻子。好孩子,好老婆,快叫一声爹爹!」双儿早已被眼前所见吓破了胆,哽咽着应了声「爹爹」。吴子荣大乐,把她的面塞道胯间,道∶「这就是了。爷爷也不要你磕头,只要你给爷爷的宝贝含一含,马马虎虎的作为见面礼就行了。」他半推半就的把老二迫进了双儿柔软的小嘴里,用手控制着她的头,轻轻地奸淫着十一岁小女孩温暖的口腔。吴之荣的阳具奇大,龟头很容易便碰到双儿的喉头,「啊┅┅毕竟是女娃儿的嘴最甜!」他很受用的叹道。这边的敖拜一生御女过千,此时趁着高兴,使出风流解数,誓要把这个贞烈的寡妇弄到手中。庄三少奶的亡夫是个书生,床上功夫哪里及得上这个号称满州第一勇士的男人,此时被敖拜注满内力的手指调弄着枯竭多年的阴蒂,久乏殷勤的乳峰亦传来阵阵快意,敏感处犹被万蚁所噬。她在穴道被制的状况下,淋木中只剩下摸不着、搔不到的欲念,心中虽有十万个不愿意,身体却自然而然地作出反应,片刻间花瓣里便沁出淫秽的蜜水。「唔┅┅啊┅┅」当庄夫人发觉自已正在浪叫的时侯,已经来不及咬紧下唇了。「哈哈,原来庄夫人骨子里是喜欢被杀夫仇人奸淫的┅┅」敖拜笑了笑,把沾满淫水的指头抹在庄三少奶的唇上。庄夫人羞得无地自容,只得违拗地怨道∶「不┅┅不是的┅┅」敖拜一听,站起来把庄夫人拖到灵台前,解开了她的穴道,让她俯伏在地。庄三少奶只觉手脚酸软,在地上爬不出半尺便倒了下来,只听她的大仇人在背後冷笑了一声,伸手托起她的头,让庄家的灵位现在她的眼前。敖拜把灵位逐一检索,道∶「唔,你是排三的,这位庄廷鸿庄三爷一定是贵先夫了。」他把灵位放到棹边,跟着伸手回到庄三少奶的胯下,再次调弄她的阴蒂。庄夫人竭力抵抗下体传来的性奋,盯着亡夫的灵位,祈求他在天之灵能够助她一臂之力。就在这紧急关头,一阵浪叫声忽然从背後传入她的耳中,庄夫人忍不住转头望去,只见刚才还要跟清兵拼命的程二娘,正躺在一名旗兵的怀里,举膝及耳,门户大开,正被另一名军士狠狠地干着她的小穴。庄三少奶心里打了一个突,见程二娘除了乳房被她背後的军士爱抚着外,她的双手还同时套弄着两根粗硕的鸡巴。程二娘瞪眼邪视着压在她身上的清兵,啐了一口,喘着道∶「老┅┅老娘要报杀夫之仇┅┅把你们统统榨乾了!可惜老娘当年┅┅当年不在山海关,否则守在关前摆出这副架式,迷也迷死你们┅┅」干着她的军士听得兴起,紧紧抓着她的纤腰,出尽吃奶之力,疯狂地把老二奸进程二娘的水鸡里!那个俏寡妇亦不甘示弱,高声浪吼之馀,更将两条腿死命夹着清兵的腰部,嘶叫道∶「相┅┅相公你看!妾身在替你报仇雪恨!」只觉那口大清钢炮流水价般轰到子宫颈上,拳拳到肉、节节进击地攻打着她的浪穴,使程二娘不得已昂首狂嗥,贮藏多年的淫水始从花心深处涌将出来,烫在士兵的大 上。左首被她手淫着的军士见状,再也忍受不了,马眼长长喷了连串浓精出来,像白虹般跨过半空,尽在程二娘的脸上散落。程二娘初被陌生男人的精液沾污,心中疚欲交迫,却张口吞了不少溶浆,叫道∶「啊~~你射了这麽多,这次你死定了┅┅」正跟她交媾的军士被她的淫水烫得好不受用,在她的面上吐了口唾液,见她照版煮碗的把它吃下,更是大乐,便道∶「臭婊子,大爷要射在你里面了┅┅」程二娘并没有要求那军士把快要泄精的阳具抽出,双腿只有夹得更贴,哼了一声,道∶「老娘┅┅啊┅┅老娘忍辱负重,替你们生一两个小杂种不┅┅不算什麽┅┅唔┅┅将来养大了┅┅教他们反清复明,把亲爹爹杀掉了┅┅你们尽管射进来好了!啊~~对,就射在那里┅┅好爽、好热啊┅┅」程二娘不断踢着那军士的屁股,原来他已开始在她的子宫里乱浇精液了。庄夫人真不敢相信自已的眼睛,平常最端庄、痛恨满州人的程二娘,竟会主动引诱众清兵,任由杀夫仇人的部属污辱,嘴里还说着无耻下流的言语。虽然每句都像是最恶毒的诅咒,事实上却是程二娘在拼命掩饰用来煽动众军士情欲的浪语。那名清兵射精完毕,早有新力军代他上阵。程二娘发觉敖拜和庄夫人的目光射到这儿来,非但没有半点良心发现的迹象,反向敖拜抛了个媚眼,伸出舌头把唇边的精液拨到嘴里,叱道∶「恶贼,你也想分一杯羹麽?有种的便滚过来,跟老娘大战三百回合┅┅啊┅┅对了,干死老娘,姐姐要跟你们同归於尽┅┅」庄夫人两眼盯着程二娘,看着那不断被士兵的大 操得淫水四溅的阴户,不觉自已的花瓣亦已被敖拜的两根手指侵入。她好像被反复的活塞运动慑着似的,昏晕中渐渐将自己幻想成被轮奸着的程二娘,对敖拜的侵犯再也作不出反抗。敖拜见庄三少奶的呼吸急促起来,长长的睫毛在半闭的眼帘上微微颠抖,知道她已渐入佳境,说道∶「你瞧,这个泼妇还不是刚刚才把我骂个狗血淋头麽?也不过是个爱插穴的小淫妇罢了。那边呢?嘴里塞满鸡巴的是谁呀?」庄夫人向敖拜所指的方向望去,见年近六旬的余妈妈正手忙脚乱地服务着三个清兵。只见居中的年轻军士握着老二,让余妈妈一面替其馀两名清兵手淫,一面用舌头舔弄他的马眼。余妈妈数年来默默哀悼丧子之痛,两鬓间散乱的青丝早已花白,但此时表露出的媚态却不下於窑子里的烂婊子。她瞟了那军士一眼,埋怨道∶「老娘没了儿子,都是你们满州狗干的好事┅┅快陪我的儿子来啊┅┅」年轻军士在余妈妈的脸上摸了一把,淫笑道∶「死骚货,咱们待会轮流奸淫你,大夥儿都射在你的花心上,在你肚子里奸出一个小孩不就是了?最多给你添上十成利息,将来替小杂种再添个弟妹。」余妈妈好像对他的偿价非常满意,立刻就把他的阴囊含在嘴里,迷迷糊糊的说道∶「死冤家,老娘这就给你舔一舔卵蛋,让你泡多些子孙浆。你可不要黄牛啊┅┅」这时灵堂里原来的惨烈的气氛,已渐渐被一片香艳动人的春色代替,满屋寡妇的处境大多数都由被奸变成通奸,哀婉的叫声变得贪婪下流,只剩下稚幼的小女孩以及少数的妇女还在作出无谓的挣扎。可怜的双儿,不再清白的身上一丝不挂,幼小的身躯被吴之荣抱在怀中肆意调弄,像洋鬼子的娃娃般任人鱼肉。只见她可爱的脸上一塌糊涂,亮晶晶的沾满精液,原来吴之荣刚才已被双儿的小口吮出了一把淫液。敖拜洋洋自得的大笑,低头见庄三少奶碧 如露、朱颜若画,舌头像花蕊般半夹在两片樱唇之间,不由心中一动,贴上去深深亲吻了她的小嘴。庄夫人感到陌生的舌头迫进了口中,坚硬似铁的胡子在面上擦得痒痒的,加上敖拜熟练地爱抚着她的乳房、阴蒂,全身每一根骨头都像要趐化了。吻了良久,庄三少奶的脑海里忽然闪过她亡夫庄三爷的影子,只吓得冷汗直冒,硬生生把头转过去,伸手在敖拜胸前轻轻一推,哭道∶「求求你┅┅什┅┅什麽地方都好┅┅别要在这儿耍我┅┅」敖拜不理,环臂把庄三小奶紧抱於怀,面对着灵台坐倒在地,仍旧摸索着她的娇躯∶「在这里干你,比在厢房里奸淫你又有什麽分别?好妹妹终究还是要让好哥哥把鸡巴插进她的浪穴去。」说罢,便不停地把胀得发紫的龟头在她的肉缝上磨擦着。庄三娘听敖拜竟在亡夫灵前叫起妹妹来,只羞得满面通红,伸手掩着阴户,不许敖拜的阳具插进去,敖拜索性把老二贴着她的手,好让她知道他的肉棒有多大。果然,庄三少奶的手碰到敖拜的庞然大物,顿觉饥渴难捺,竟让龟头在指缝间穿过。敖拜又在她的耳边续道∶「妹妹,你逗得哥哥好苦,咱们赶快成其好事吧!」要知敖拜曾在无数汉族男子的面前奸辱过他们妻女,当然不会为了怜香惜玉而向庄三娘动真情,只是久而久之,他也渐渐对霸王硬上弓之道感到乏味,才改用诱奸的方式去把庄三少奶导入岐途,让她在极度羞愧之下献出宝贵的贞节。此时牛刀小试,很容易便把她弄到掌中。在阳具执意的攻势下,本用来保护贞节的手,竟变成了敖拜的开路先锋,慢慢替他拨开了阴唇,迎接满州第一勇士的大军,让他侵占这个汉族妇人的锦秀江山。敖拜更不打话,熊腰一挺,虎鞭一挥,长驱直入的就攻进了庄三少奶的淫穴里。「啊哟┅┅好大┅┅」庄三少奶的阴道被充份地塞满,多年来守寡的空虚、寂寞尽消於此,立时乐不可支地呻吟起来。她一面使劲扭动着诱人的腰肢,一面回头把樱唇贴在敖拜嘴上,火辣辣地用舌头与他交吻。「妹妹你的小穴也窄得紧啊┅┅」敖拜一手捏弄着庄三娘的一对肥奶,一手戏耍她已发胀的阴核∶「要不是你里面早已湿透了,哥哥的鸡巴一定没这麽容易滑进去的┅┅」庄三少奶听了,只感羞怯难当,低头嚅嗫道∶「人家还没有生孩子,相公的那话儿也没有你┅┅你大。你┅┅你再损我的话┅┅我不跟你来┅┅」她嘴上怨着,下体却扭得更紧了。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敖拜哈哈大笑,叫道∶「你不想要这个了吗?」突然抓着庄三少奶的纤腰,配合她下坐之势,「唏哩哗喇」的猛插她的花心。庄三少奶被他这麽一轮猛攻,「嘤」的一声,登时乐得透不过气来,过了好久才舒了一口长长的气。「啊~~大┅┅大鸡巴哥哥,你好坏,竟┅┅竟然在公公和相公灵位面前,强┅┅强奸妹妹┅┅」敖拜运起内功,绵绵不绝的大干着庄三娘的淫穴,使粗犷的肉棒上不断流着淫水。他又道∶「我的亲亲小浪穴妹子,你不喜欢哥哥在他们面前强奸你麽?」庄三少奶咬牙切齿,俏脸上七情溢露,她只眼媚瞟丈夫一家的灵位,娇声喘道∶「不┅┅不是的┅┅可是┅┅他们要是半夜来向我索命怎办呢?」敖拜淫笑一声,伸手摸到庄三娘的脸上,让淫荡的寡妇啜吮他每一根手指。他答道∶「不用怕,鬼魂不是都怕盛阳之气吗?让哥哥在你脸上、奶子上多射点阳精,他们一定不敢碰你。」庄三少奶听敖拜说要在她的脸上射精,反感害臊之馀却有点跃跃欲试∶「脏┅┅脏死了,人家才不要你射在我的面上呢!」「啊┅┅既然你不许我射在你身上,那我只有射在你的小穴里面了。」「你┅┅你别乱打坏主意,」庄三娘知道大仇人快要在自己的私处里射精,不禁芳心窃喜,却仍装出一副极不愿意的模样∶「谁说人家要你射出来呢!」敖拜一手抚着庄三少奶的肚子,道∶「哼哼,你的丈夫早被我干掉了,还有谁来跟你传宗接代呢?再说,满屋子的寡妇被我的手下奸淫过後,指日便要奸出孩子来,怕连小双儿也会抱娃娃!要是你不跟我生个小杂种,我岂不是要给他们比下去了?来,把你的腿再张开一点,让你的丈夫瞧瞧你被干的德性。」说罢兜着庄三娘的腿弯,高高举起她的双腿,把她插满大 的阴户表露在灵台之前。庄三娘在亡夫的灵位前像婊子一样被操着,心里邪念突起,一阵阵的罪恶感令她幻想到惨死的丈夫亲临於此,她一面发出下流的浪叫声,一面喃喃地对着庄三爷的灵位说道∶「唔~~相公┅┅我被你的大仇人强奸了┅┅是┅┅是我对不起你┅┅让他奸淫了我┅┅可是,他大得很啊!比你的大得不知多少┅┅啊~~你瞧,他插到我的花心了┅┅啊┅┅美死我了┅┅受┅┅受不了┅┅」敖拜被庄三少奶的浪语逗得要命,忽快忽慢的抽送着鸡巴,把她撞得在怀中上上下下的颠簸不已∶「小骚货,看来你倒喜欢在丈夫面前操穴呢!真是不知羞耻的淫妇!」庄三少奶用手指缠着敖拜的胡子,娇声嗲气的道∶「唔┅┅死奸相!要不是你把他干掉了,我也没有这种福气。」「呵呵┅┅那你就在他面前,尽情泄给他看吧!」庄三少奶一下反手,死命搂着敖拜的脖子,荡气回肠的浪叫道∶「啊┅┅妾身┅┅真的要在相公你面前┅┅泄出来了┅┅他┅┅他说要射在我里面┅┅说要把妾身奸出一个娃娃来┅┅啊呀~~干得好深┅┅美、美死了┅┅啊~~我爱死了关外大鸡巴┅┅快,快把你满州臭精液┅┅射入我汉家子宫来┅┅啊~~相公┅┅我不行了┅┅要、要丢了┅┅丢给咱们的大仇人┅┅」只见她双眼翻白,身子像拉满了的硬弓一般,长长惨叫了一声,终於在杀夫仇人雄伟的阳具上泄出了不贞的淫液。敖拜也想不到庄三娘竟会说出这麽无耻的言语来,只觉兴奋莫名,脑子里一阵眩晕,龟头又被她的淫水一烫,在後脊不断传来趐痒难当的感觉下,精门立时失守,如箭在弦的精液尽数喷在庄三少奶的子宫里。就在这一群奸夫淫妇拼命交合的同时,一个站在黑暗角落中的人正要把身上藏着的机括发动。但正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後」,一件硬物早已贴在她的背上,连武功不俗的她也只好束手待毙。只觉持刀的人凑在她的耳上嗫道∶「何教主,把你的玩意儿解下吧,不然你身上就要添多一两件铁造的东西了。」(中)那人口中的「何教主」,就是指当今五毒教教主何惕守,亦即是眼前被挟持着的人。月前她在海外的荒岛上忽从一个神秘人的口中接到消息,原来多年前为她所救的一群被充军妇女,其踪迹竟被仇人吴之荣再次发现,已向鳌拜发出了密奏。庄家大屋的地点少为人知,何惕守仔细问了那人几句有关庄家的事,知他所言非虚,忙不迭地向师父袁承志拜别,星夜赶回中原,恰恰来到庄家大屋,却见清兵早已云集於此。她比清兵对该处的地势远为熟悉,凭她的武功和机智,要不动声息的潜入大屋不难。她虽已小心奕奕地摸进屋里,可是当她亲眼看到庄家上下被奸淫的情景时,心神大受震憾,加上连日赶路,早已疲累不堪,一个不慎,竟尔中了鳌拜设下的圈套。何惕守背门受制,只好放开「含沙射影」的机括,把双手慢慢绕到腰後,娇嗔道∶「你还是先绑了我罢!暗器是藏在衣衫里的,我可不能在你面前脱光衣服哪!」她的声音稠甜胜蜜,婉转销魂,字字皆含无限风情,像是要引诱敌人把手伸入她的衣衫里去缴她那副暗器装置,让他在无意之中泄上她身上的毒。岂知那人毫不动心,只乾笑了一声,道∶「你这只骚狐狸,不见多年,竟然还有这一手!何教主,你身上藏着不少五仙教的法宝,到底有多少连我也不大清楚,是让你自己脱掉衣衫为妙。」他又用匕首在她背上轻轻一戳,催道∶「别再耽了,快进去罢!」何惕守见计策无效,只得乖乖的走进灵堂里去,心中仍不断盘算着脱身的办法。身为邪教教主的她,对这种群交场面早已司空见惯,但此刻何惕守仍不免心感厌恶,对众清兵的兽行颇觉不齿。庄三少奶被鳌拜注入精液之後,在地上和杀夫仇人搂作一团,男女均喘息不已,忽见师父何惕守驾临,吓得不知所惜,脱口叫道∶「师┅┅师父!」想起身上一丝不挂,顿觉羞愧难当,蓦地低头,发现在阴唇与阳具之间的少许空隙,正不断流着丝丝情涎,全身如堕冰窖,自嫌再无颜面去见师父。鳌拜早料到何惕守会自投罗网,若无其事地向她身後那人笑了一笑。众寡妇遭此奇劫,欲罢不能,何惕守又如何不知?她见庄三少奶这般惊惶失措,长长叹了一口气,安慰道∶「三娘,这不是你的错,就怪师父来迟一步!」庄三少奶见师父也不责怪自己,满怀冤屈无处发泄,兀自黯然痛哭起来。何惕守气往上冲,回头看清楚了那人的真面目,突然脑子里「轰」的一响,双膝一软,险些摔倒在地上。她一时合拢不了张大了的口,喃喃道∶「是┅┅是你?你不是┅┅已经死了麽?」但见那人鹤发银须,红光满面,头上梳了一个髻,端的是道士打扮,手持一柄寒气四溢的宝剑,却不是铁剑门的玉真子是谁?他多年前被金蛇所噬,毒发身亡,何惕守是亲眼看见的。玉真子当年曾与这个五毒教教主有过一场惊心动魄的死斗,何惕守自忖不会看走了眼。明明是个死人,究竟是怎样复活过来的呢?难不成道家真有起死回生之术?只听玉真子冷冷的道∶「拜你师父所赐,我才有幸遇到恩公,练成这身盖世神功。你还没有忘记给你报讯的那个人罢!不错,他就是我恩公,是他把我从鬼门关中扯回来的!」何惕守听了,心里暗骂自已实在太愚蠢、太自负了,竟然轻信一个陌生人说的话。其实她远在海外,整日价的为庄家上下牵肠挂肚,总觉得她们留在中原,终有一天会被清庭捕获,是以她一接到吴之荣找到庄家大屋的消息,便不顾一切地赶回来。她自持正邪两派功夫都是天下一绝,要从朝廷鹰爪子下把庄三娘等救出本应不难,却万万想不到会有如许高手在这里等着自已。此时她正庆幸没有请师父师母来助阵,因为她知道便是华山派一举出动,也未必能够敌得过玉真子和那个幕後神秘人。玉真子把何惕守上下打量,见她风韵不减当年,虽然事隔十数载,现在的她却较庄三少奶犹见青春,记起当日若不是袁承志出手干扰,早就把她和两三个漂亮的女娃儿弄到手里。他越想越气,咬牙道∶「你师父呢?乖乖的把他们一并交出来,待老道报了那一掌之仇後,顺便┅┅嘿嘿!顺便跟你师娘亲热亲热。」何惕守听玉真子出言轻薄师娘,啐了一口,反驳道∶「你那恩公神通广大,为什麽不去问他?」玉真子哼了一声,道∶「不识好歹的婆娘,让你知道本真人的厉害。」手腕抖处,剑运如风,无声无色地把她手上的铁钩给削了下来,强如何惕守亦掩耳不及。「既然你不愿揭露你师父的所在,你就得替你师娘打头阵,先让我爽一爽。来,快给我宽衣!」何惕守心中一凛,仆首一看,见衣袖和铁钩都是齐腕而断,并未伤她半分皮肉,知道便是用「含沙射影」打中了他,自已一样会被利剑贯胸,转念一想,心里已另有计较。只见她柳眉轻蹙,妙目如丝,一面咬着下唇,一面斜斜睐着玉真子,娇声嗔道∶「不公平!狐狸精没了尾巴,叫我用什麽来勾你的魂啊?」说罢,用左手脱掉上身小袄,卸除了系在胸前的「含沙射影」装置,才把贴身亵衣冉冉而解,让雪白的趐胸一点点的露在玉真子眼前。她熟练地从衣衫里偷偷挑了一指甲多的药粉,跟着把指头插入嘴里,将药粉涂在舌头上,又刻意地将手指放在唇间抽送,好让玉真子看见後产生与她口交的遐想。原来这些药粉是一种极厉害的春药,被涂在性器官上的人,男的精尽人亡,女则虚脱西归,任你百毒不侵亦难幸免。何惕守把药放在舌头上,只要不吞入肚子里,则不足为害。她知道寻常的毒药必会令玉真子及鳌拜等惊觉,但疲惫不堪却是射精後理所当然之状,不会引起众清兵的注意。果然,玉真子受到何惕守的挑逗,老二立时翘了起来,脑子里尽是让她吞吐着自已鸡巴的情景,急得连她的乳房也来不及看了,一手搭在她的肩上,运劲下压,要何惕守屈膝在地。何惕守见计谋得逞,暗暗好笑,随着玉真子摆布而跪倒,伸手轻抚他裤头上隆起了老大一块的地方,娇声啐道∶「呸!真下流,竟要女孩子替你含鸡鸡,没得脏死妹妹了。」她飞快地把玉真子的裤子脱下,执着他的阳具上下套弄,面上装出一副又羞又喜的表情,赞叹道∶「啊哟┅┅瞧不出你那脏东西倒也颇大的!硬成这个样子┅┅敢情是想着一些很不正经的东西哪!唔┅┅也不知我的嘴巴能否容得下这麽大根棒槌儿。」玉真子被她逗得全身血脉贲张,望着她被半解的亵衣挤出来的乳沟,竟比看到她整个乳房更为兴奋,本来想乾乾脆脆的让何惕守给自己品箫,但此时却恨不得试一试鸡巴夹在她的乳沟里的滋味。他躬身解开了亵衣上的两个扣子,恰让何惕守丰满的乳房在她胸脯上骄傲地站起来。何惕守早猜到玉真子的心意,舍了他的阳具,左手及右腕一起托着双乳,像婊子卖俏的道∶「怎麽了?要不要奸淫妹妹的乳沟啊?」玉真子气喘如牛,踏前一步,把老二滑到何惕守的乳沟里,硕大的阴茎在雪白的乳房间挺立,龟头刚好碰到她的下巴。何惕守蓦地低头,老实不客气的用舌头在软棉棉的帽子上,像风车般不停地乱舔圈子,百忙中还淫邪地盯着玉真子双眼。那些春药好不厉害,玉真子只觉一阵阵的麻痒感从龟头上散至阳具各处,急忙挺腰去干何惕守的乳沟。何惕守用双乳牢牢夹着他的鸡巴,吐了点唾沫在乳沟上,那紧迫感绝不比阴道逊色。「好┅┅唔┅┅好鲜┅┅唔┅┅的味道┅┅」何惕守待玉真子的鸡巴插到嘴边时,不是用樱唇往龟头上一套,便是用舌头长长舔它一口,引得那个铁剑门的败类不住低吼,薄精从马眼上沥沥而流。「骚┅┅骚狐狸┅┅嘴馋的贱货┅┅爱吃鸡巴的烂婊子┅┅」玉真子痛骂正在替自己乳交的何惕守。何惕守把头侧了过去,唇上粘了一丝浓浓的情涎,让玉真子的命根儿在面颊上磨擦着,嘟起了嘴,甜声嗔道∶「人家就是喜欢吃男人丢出来的东西嘛!要不是妹妹天天在荒岛上替当地的土人吹箫,弄一点新鲜的 汁在我的面上,给皮肤养得嫩嫩的,哪来本钱让你这些臭男人的鸡巴翘起来啊!你说啊,妹妹给你射得精液满面的模样,会不会很可爱呢?」玉真子还没回答,那边的鳌拜早已被这出春宫淫剧勾掉了魂魄,老二硬梆梆的畜势待泄。他把兀自发愣的庄三少奶撇下,平身顾盼,在群中找到一个眉目姣好、兼且乳房肥大的美妇,上前从亲兵手里抢了过来,拖到灵台一旁,照版煮碗的把她按倒在地,将阳具放在她的胸脯上。美妇初解风情,猜不透鳌拜心思,只把眼前这根逍遥棒套入口中狂吮。鳌拜也不着恼,轻捋美妇的头发,问道∶「美人,你是哪个反贼的俏寡妇呀?」美妇依依不舍地抽出阴茎,把沾满唾液的肉棒捧在手里,甜甜的答道∶「先夫性茅,贱名元锡。你叫我素贞好了!」她嘴边挂着亡夫之名,嘴里却再次含着杀夫仇人的私处。鳌拜从灵位堆里找出茅元锡的灵牌,哈哈大笑道∶「人如其名,果然是个抱素怀真、坚贞不二的烈女!好妹妹,用这个自慰给我看看!」说罢将灵牌递给了她。茅素贞羞得满面通红,充满罪恶感的她却又忍不住把它往胯间插去,将边沿滑在阴唇之间,让清兵射在自已不贞的淫 内的精液滴在亡夫的灵位之上。鳌拜用茅素贞那对冬瓜大小的奶子夹着自已的老二,随着她渐渐发出的呻吟声,开始挺腰奸淫她的乳沟。茅素贞见杀夫仇人竟如此戏耍自己的乳房,羞中作荡,自渎的节奏加倍急促起来,溅得地上、灵牌上都是淫水。被夺去猎物的那一群亲兵,见鳌拜抛弃了最标致的庄三少奶,立时争先恐後的蜂涌而上,纷纷向她施暴。庄三娘见师父竟向仇人的党羽大献殷勤,本自惊疑不定,但在失去了鳌拜那种男儿气息的笼罩後,不觉万分孤寂,盼望空虚的阴道会被另一根粗犷的、强壮的肉棒占有。此时清兵及体,她非但没有作出抵抗,反而主动去套弄、吸吮他们硕大的阳具,逢迎从後方一闯而入的阴茎,像那水性杨花的娼妓,以来者不拒的态度去取悦嫖客。这边玉真子体受春药所驱,贮存於体内的精液已到了泛滥的地步,只觉阴囊胀得微微发痛,不泄不快,见何惕守装出一副又怨屈、又饥渴的样子,眼前金星直冒,再也顾不得维持着支配者的尊严,嘶声一喝,叫道∶「射┅┅射死你这只狐狸精┅┅啊┅┅不行了┅┅」话音未落,一道灼热的精液已从马眼激射而出。何惕守嗅到一阵奇香的味道急涌入鼻,心感不妙,正待侧头闪避精柱,已被玉真子束着一把头发,跟着嘴角「地仓穴」上微微一麻,下颚一软,不由自主地张大了口。何惕守一急,竭力平身站立,却被玉真子运劲按着肩膀,犹被泰山压顶,双腿如被灌了醋似的,说什麽也站不起来。只听玉真子嘿嘿狞笑,先把何惕守的香腮射个爽快,再把鸡巴塞进了她的口腔内,硬生生把精液射进她的肚子里,让她无法把它吐将出来。只见何惕守通红的俏靥上粘着浓浓的精液,污秽的淫液把渐渐沁出来的泪水都混淆了。原来何惕守刚才嗅到的香味,正是那种春药所发出的独有味道,想是玉真子用无尚内力把药化入了他的精液里,其修为可说已达匪夷所思的境界。玉真子冷笑一声,道∶「臭婆娘,你把道爷瞧得忒也小了!区区春药,何足道哉!你听着∶本真人练就恩公所传的盖世玄功,其性可互济阴阳,令真气循环不息,欲念收发自如,只需体内稍有失衡之象,自当截长补短。道爷一觉下体反常地暴胀起来,立知你欲以下三滥的手法制我,乐得来个将计就计,让你尝尝欲火焚身的滋味如何!」可怜何惕守被逼自食其果,吞下混入了春药的淫浆,知道不久便要沦为众清兵的泄欲工具,顿感万念俱消,在玉真子的摆布下颓然而跪,任由他将腥臭难当的阳具在自己面上侮辱地鞭打。身为邪教教主及苗族女子的她,虽欠汉家妇女所注重的礼仪廉耻,终究还存有女性天生的自尊心,这时胸口一阵发热,胯间麻痒痒的不搔不快,甫知春药已然生效,把心一横,叫道∶「且慢!我┅┅我有一事相求。」玉真子怪眼一翻,恶作剧地把阴茎放在何惕守的嘴上乱揉,让她说话时不得不吃下肉棒上的馀精,满不耐烦的问道∶「什麽事?」何惕守紧闭双目,缓缓的道∶「求┅┅求你许我┅┅替双儿、喜儿她们┅┅下┅┅下药┅┅」原来何惕守刚才全神灌注地对付玉真子,却没法把双儿等小丫鬟的惨叫声置於脑外,心里一直痛惜不已。她这番一败涂地,想到自身难保,反复盘算,与其眼白白看着那些可怜的小女孩活受罪,倒不如尽力减轻她们的苦楚,唯有出此下策。早在何惕守失手被擒以前,吴之荣等恋童痴已在肆意地凌辱双儿及其馀稚幼的女孩,尤其那大汉奸更是乐得连自已叫什麽也忘掉了。回想当年他以知县身份欺凌村间幼女时,想起那些大富之家的千金小姐,她们撒娇时那副又淘气、又可爱的模样,往往便会嫉恨得牙痒痒的。吴之荣在此地觅得这麽一个标致可人的女孩,是他做梦也想不到会沾上的艳福,然而区区一个小丫鬟,缺乏金枝玉叶的尊贵,蹂躏起来稍欠亵渎性的刺激,略嫌美中不足;但双儿却是难得一见的美人胚子,娇若春花、羞胜蓓蕾,天生的纯洁温婉,像小绵羊般对吴之荣千依百顺,是那些宠坏了的小姐们没有的气质。「把这件东西拿着,替叔叔调剂一下。」吴之荣冷冷的道。其时吴之荣已在双儿的脸上射过一次精液,趁老二元气未复,将她娇小的身躯搂在怀中把玩。他把滑腻的软鞭塞到双儿的小手里,让冰冷柔软的掌心包着自已的阳具。吴之荣一面享受着双儿笨拙而恪慎的手淫技巧,一面又跟这个小女孩玩一玩「十八摸」;摸到修长的颈上,触到她栗然奔腾的脉膊;摸到玲珑的乳房上,戏弄那两颗弱不禁风的粉莲;摸到瘦小的纤腰上,可知她长大以後那婀娜多姿的媚态;在她光滑幼嫩的胯间,侵犯她尚未成熟的小 。他从头到尾把双儿摸了个够,老二很快又变硬了,吴之荣正要把她好好奸辱一番,忽见双儿肃然垂首,双目紧闭,热泪簌簌而下,便在她肚皮上轻轻一拍,笑道∶「小肉宝儿,有什麽好哭的?来,睁眼瞧瞧你把我逗得有多爽!」双儿迟疑片刻,小心奕奕地张目一瞥,见手中的肉棒胀得青筋暴露,棒端那团口蘑状的软肉红中带紫,记得是刚才被逼啜入口中、又臊又咸的脏东西,不免觉得呕心,立刻合上双眼。吴之荣见双儿如此天真腼腆,更是爱死了她,蓦然将她推倒,让她趴跪於地,把头探在她的两股之间,伸出舌头在那可爱的小肉缝上乱舔。双儿「啊」的一声,口中呜呜啼泣,想要把吴之荣挣脱,却给他牢牢抱着大腿,双脚踢不出去。「别怕!乖孩子,你别要乱动,你刚才吃过叔叔的棒槌儿,叔叔险些给你蜜糖般甜的小嘴吮得疯掉了,现在叔叔舔一舔你的小肉包子,保证一定会让你爽歪歪的!」吴之荣婉言安慰,又把那张嘴贴在双儿的嫩穴上,用下流的唇舌不断把它怜惜着。双儿自小在庄家长大,别说要被陌生男人碰过,连亲眼见过的也没几个,这时最神圣的地方惨被淫徒触摸舔舐,所受的耻辱还罢了,更令她引以为疚的是发现自己竟渐渐爱起了那种甜丝丝的感觉来,尤其是当舌头碰到那用来撒尿的小洞对上某处时,浑身顿觉趐软乏力。她的阴户受到挑逗,本能地放出保护性的润液来,涌到吴之荣的嘴上,给他啜得「瑟瑟」声响。「嗯┅┅好香的蜜汁,」吴之荣在双儿胯间唧唧而道∶「准是爽得紧了。」双儿又羞又怕,急忙否认道∶「不┅┅不是的┅┅」「呵呵┅┅自个儿张开了腿,还要撒谎抵赖,真可爱┅┅」双儿听了,才惊觉自己果如吴之荣所言,正把小屁股往後摆,还悄悄哼着喜悦的小调,她急忙咬紧下唇,拼命掩饰着喉头不断发出的呻吟声。然而,这豁然初醒的欲念却是打从心底里发出来的,严如得道高僧亦难逃孽障,何况一个含蓄待放的女孩?她越是忍耐,越是叫得凄厉,婉转清脆的浪声,萌生於稚嫩娇怯的童嗓,只听得吴之荣的骨头都趐化了。「嘿嘿,叔叔操过不少跟你一般大小的小母狗,你还是第一只晓得发情的,真是一堆贱骨头。」吴之荣撤首而骂,随即抬起身来,伸手按着她的肩头,拿起自已硬绷绷的鸡巴,让龟头在双儿的小肉缝里上下磨擦。双儿大难临头仍懵然不知,只觉小阴核被吴之荣的肉棒碰着,倒十分舒服受用。突然肩上的大手蓦地收紧,跟着──「哇啊~~!」双儿被一根像烙铁般的东西狠狠地插入下阴,剧痛随着一阵撕裂感直轰上脑,不禁妙目陡睁,尖锐的叫声从嘴里破空而出。她叫了一遍又一遍,嗓子叫得哑了,气也转不过来了,小口还是张得老开,在剧痛攻心之下痉挛不已,却说什麽也昏晕不了。吴之荣一下子替双儿破了瓜,更不怜香惜玉,使劲抓着她不住扭动的身躯,挺腰把沾满落红的鸡巴又再挤进了半寸。双儿窄小的阴道尚未成熟,根本不适合供大男人作泄欲之用,但吴之荣就是喜欢这种摧残幼苗的罪恶感,只要她越是哭得凄苦,他便越是干得起劲。幸而双儿的阴道早被淫水弄得较滑,否则她更是要痛得要命。也是双儿的淫水有功,才让大汉奸的鸡巴不久便插之於尽,龟头紧紧贴在她的子宫颈上。吴之荣见双儿不断用手在地上爬着,索性坐倒在地,把她抱在怀里,这样不但比较方便调弄她平坦的小乳房,亦替自己省了那跪地之苦。「哇~~好┅┅好痛┅┅停┅┅手啊~~」双儿娇小的身躯被吴之荣上下操动着,硬 像一杆铁枪在她嫩弱的花心上反复地狂戳,害她双臂不住乱挣乱舞,不是呼天呛地,便是 齿却痛,一张扭曲了的小脸胀得发紫。吴之荣对她的哀求置之不理,只是享受着那既湿且热的小阴道在自已老二上痉挛吸啜的感觉,乐得他两眼翻白,口中赞叹不已∶「嗯~~好┅┅好窄的嫩苞儿┅┅叔叔┅┅的鸡巴┅┅快给你┅┅轧断了┅┅」有些在旁歇息的清兵,见吴之荣兴致勃勃地奸淫着双儿,虽不屑与大汉奸一起 辱女童,却也禁受不了那种原始的诱惑,均觉老二挺得巍然屹立,众心一般雀跃欲试。一名亲兵走到双儿身旁,抓着她头上发鬟往後一扯,在烛光下观赏那娇美无瑕的面庞,被污秽的下阴 搓着的模样。「这女娃儿身上没半点肉,有什麽好干?不过嘛┅┅一张瓜子脸倒是挺可爱的,拿来当射精靶子是最适合的了。」那亲兵一边说着,一边把阴囊在双儿的嘴上乱抹。他见双儿毫不合作地死命合上了嘴巴,一怒之下,伸指 着她的乳峰用力一扭,厉声喝道∶「他妈的贱骨头,快张开你的鸟嘴,替军爷舔一舔卵蛋,舔得不好,把你的鼻子他妈的割掉了!」双儿吃痛不过,张口呼叫,立时给阴囊堵住了嘴,只好乖乖的用舌头舔舐着那酸臭难当的地方。不多时,又有数名亲兵走了过来,先到的挺起了两根湿漉漉、硬梆梆的大肉棒,分别塞进了双儿的两只小手里,奸淫她温软的掌心;剩下的便挤在一旁,轮流将鸡巴逼进她的小嘴,或在她的面上抽打,对着她的俏脸大肆手淫。可怜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果如那名清兵所说,成了这群兽性狂徒的射精靶子,被手上、面上的阳具喷个正着,稠糊胜浆的精液,在她俏丽的五官上无处不淌。只听「滋、滋、滋」的连声不绝,却是双儿沾满了精液的手,套弄着滑腻的阴茎而发出的淫秽声音,在她耳中比众军士下流的嘲笑还要讨厌。但最令双儿难过的,还是知道他们多是在自已的口、手里享受一番,才有兴致把精液射出来。她想到这里,舌头上汗水和精液的味道登时涌上心来,心口一阵厌恶,满肚子黄水尽数呕了出来,一时呛咳不已。吴之荣一直在双儿背後奸淫着她,见众清兵不断在她的面上、胸脯上射精,理性渐渐被强烈的色欲埋没。他又见双儿因鼻孔被精液封住了,迫不得已张口呼吸,让清兵在她的口腔里射精,脑子里一片迷糊,再也忍受不了,猛然把双儿的小 上下狠狠桩了数十下,直到一阵酸麻从後脊曼延至老二上,才停止了活塞运动,在她首经人事的阴道里狂射精液,注满了她稚幼的子宫。再说玉真子,他听了何惕守的要求,望着双儿被轮奸那一幕,沉吟半晌,点头道∶「好,你就去替她们下药吧!我也想看看一个十岁女娃儿,中了你名扬天下的五毒教的春药後,会变成什麽样的德性。」何惕守心中一阵绞痛,不禁微一迟疑,但最後还是硬起心肠,从地上的衣衫里掏出一小包非致命性的春药,颤巍巍的站了起来,股起勇气,慢慢地向双儿走去┅┅(待续)

评分
相关推荐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

http://www.xfhaoku.com  http://5m6.xyz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受北美法律保护,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