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千岁巫女的堕落

 首页

👙请收藏本站网址发布页     http://www.xfhaoku.com  http://5m6.xyz

千岁巫女的堕落

下课时段。  就读绮堂校园的仁科神乐走进了无人的小巷。  刚踏进小巷,她就被一群蒙面的男人包围着。  男人们穿着彷彿忍者一样的古怪装束,双眼冒出非人的邪光,令人一眼便知道它们正是最近动荡社会的『妖忍军』下忍。  「你们想怎样!」  但是,神乐即使被包围,态度仍然毫不畏惧,甚至挺起了跟飞机场无异的胸脯对下忍们瞪眼。  事实上,神乐并非初次遇上妖忍军。  虽然穿着校服甚至会被误认成小学生,可是神乐是协助跟妖忍军战斗的五人组『武士剑队』的人员。  虽然不时会扯后腿,却也曾经帮助他们脱离危险,她已经多次牵涉在两者的战斗之中,也不止一次被抓去当人质,每次也成功脱身逃走。  「哎呀哎呀,汝的言行举止,果真有大人物风範哪。」  在下忍之中,一个戴着夸张头盔的怪人缓缓步出。  「上忍龟盔魔!」  「能被记住是吾的光荣哪。」  虽然语调客套,可是身为妖忍军干部的龟盔魔双眼一直盯住神乐,没有半分鬆懈。  指爪扭动着发出响声,龟盔魔说道。  「现在,武士剑队正在应付其他怪人,可不会有人前来帮你哪。」  「所以就想趁机抓住我当人质了吗?」  神乐嗤之以鼻。  「那似乎也不错哪。」  回应着这话似的,下忍们马上前踏,进一步包围神乐。  「能办到的话,就放马过来啊!」  神乐说完,下忍们便一同和身扑上!  下一秒,她身处的位置已经被下忍们挤了个满!  「搞甚幺?我在这里喔!」  可是,她似乎用甚幺方法脱离了本来的位置,在下忍的包围网外面骄傲地叫喊着。  「我也是武士剑队的同伴,这点程度自己一个也能应付!」  「原来如此啊……」  龟盔魔看向一脸得意的神乐,露出邪恶的笑容。  「万分抱歉,可是演戏便到此为止吧,仁科神乐小姐……还是,我该称呼您为『御前大人』呢?」  「!!」  神乐身子一颤。  「……你从哪里知道的?」  然后,她的声调也随之一变。  那是让人一听便深感其威压,深具威严的沈稳嗓子。  明明是仍在成长期的少女嗓音,此刻却散发着一种强烈的气势,彷彿变成了淩驾妖忍军的崇高存在一样。  「全赖我们不眠不休的侦查呢。虽然我也只是半信半疑呢。」  「……既然尔等知悉真相,便决计不允活之。」  神乐的声音响起。  同时,她掌心已是射出过百道光弹,直击妖忍军!  「叽叽——!?!?」  下忍被无数不允躲逃的诱导攻击命中,在辉光下消灭,连灰烬也没留下。  在阿鼻叫唤过后,只余下龟盔魔一人悠然站着。  「……尔看似有两道板斧哪。」  「青春活泼的女孩,可不该用这种口吻说话哪。」  「贫嘴魔妖。」  嘴上交锋,两人互相摸索彼此的空隙。  「其实,妖忍军里知道此事的只有吾一人……因此,汝若能杀吾,就不会洩露身份了啰。」  「……何以如此?」  「因为吾有想要夺得的东西哪……而且,其实……」  说完,龟盔魔便扬手作出攻击。  「这点程,度——!?」  本来想要迴避吧。  一剎从原地消失的神乐,下一秒就撞在墙壁上。  「唔,咕……!?」  (为何,身体不听使唤!?)  「似乎终于让汝吃惊了呢……其实,吾已在此地施加陷阱哪。」  说完,龟盔魔就再度扬手,暗巷四周的地面以及墙壁,随即浮现无数奇怪的咒印符文。  「这些都是为了吸夺汝之力量而设置……然而仍能一瞬消灭下忍,着实令吾不禁惊慌哪。」  「咕,失策……!」  神乐银牙狠咬,嘴唇随之溢血。  「哎呀,可不允汝自杀哪。此刻,汝无法加害吾,亦无法联络武士剑队。」  瞪向龟盔魔的神乐马上发现身体无法动弹。  「竟能,使用此等妖术……!」  「这妖术乃是特製的呢……虽然只能对汝生效,却有相当珍奇的效果喔。」  龟盔魔邪笑着。  「那幺先作确认吧。汝是被称为『御前大人』的存在。汝隐瞒身份,将变身腕轮交予武士剑队,让他们跟吾等战斗,更伪装成小孩追随其动向,不时暗地作出支援,更诱导他们得到强化装具……此等战法,着实迂迴哪。」  「竟是查探至此,着实有点能耐哪……!」  「汝之真身,乃是吾等妖忍军千年前诞生之时,将吾等头领封印的巫女。而在吾等重现历史舞台之时,挑选年轻战士赐予武士剑者之力,将吾等驱退……」  面对神乐充满敌意的怒目瞪视,龟盔魔再次轻笑。  「接下来才是重点哪……活命千年,需要名唤『转化之法』的咒术。此术夺去处子生殖能力,却能将其命脉永久长延呢。」  「知晓此术,又能如何?纵将余捕抓于此,尔亦无以永生!」  「啊啊,吾无所谓……因为吾想要的,并非永生啊。」  说着,龟盔魔逐渐迫近神乐。  「吾方才提过,此妖术有一个珍奇之处对吧?其实呢,这妖术能将汝封存千年的性慾一气释放,并将之提升到常人难以抵受的浓度喔。」  「甚……!?」  预料之外的话令神乐绝句。  「压抑性慾将近千年的处子,会如何不堪入目呢?吾可是无比期待啊。」  「尔等贱妖!!」  「汝可随意咒骂……来,是否感到身体发烫起来呢?」  (为何……如同此妖所言,身体正在发烫……世间竟有此等妖术……!)  神乐仍然瞪住龟盔魔。  然而,她的脸颊已经溢起两片红晕,呼吸亦已浊乱。  (咕……活上千年,此等失态却是生平未遇……!)  神乐死命忍耐着。  然而,乳头硬挺起来的感觉,女阴逐渐湿润的感觉,令她无法从意识从发热的身体抽离开去。  「那幺,吾便让汝能忠于内心所想吧……」  说完,龟盔魔开始卸去身上铠甲。  「你,你干甚……!」  龟盔魔的下半身暴露开来。  那是跟妖忍军上忍同样长满毛髮的粗壮足腿,以及在两腿之间——  (不……不好!)  ——太迟了。  即使神乐慌忙错开视线,映入眼角的『那物』也已深烙脑海。  「请看吧,吾早已因汝之身姿容颜,以及汝身上春意而亢奋难挡了……!」  那是屹立的男根。  对于千年来忠守贞节,保住处子之身的神乐而言,那不曾见识过的男根便比任何器官都要凶暴,都要强悍。  让她不禁心存惧意的那挺事物,却又让她冒起难言的感觉。  (啊啊……此,此乃男根……)  那是从胸口汙溢而出,温热的感觉。  即使别过脸去,由『那物』氾滥而出似的腥臭之气,亦已钻入她的鼻子。  (好……好臭……这,这便是,男子之物……)  「汝看似很渴求它呢。」  龟盔魔再度踏前。  雄壮的男根进一步靠近。  「渴求便该扬声示意哪。说出『活了千年的巫女神乐,想要龟盔魔大人雄壮的阳物』看看?」  (谁会,说出如斯不堪之言……!可,是……啊啊……!)  神乐紧闭的眼睛颤抖着。  在抖动间缓缓变成半瞇半睁的眼睛,望向了龟盔魔的男根。  (好想,品嚐那惊人的恶臭……好想,以之填满嘴里的空虚……)  她的视线被屹立的男根深深吸引着。  (好想骑于它上面,然后……然后…………)  女阴溢出的蜜液顺着大腿滑落。  她的意识被性慾牵诱着。  想要接受这男根的存在。  想要用身体接纳这男根的一切。  种种想法伴随神乐心底的性慾冒出,佔据她的脑海。  (啊……啊啊……)  匍匐的身体不自觉地扭动,神乐用跟蠕动无异的方式往前爬行,朝着龟盔魔露出的下半身靠近。  「哎呀,这是甚幺意思?汝已经要投降了吗?」  「别,别小瞧余!」  神乐口吻仍然强硬。  但是,她的视线已经再也没法离开龟盔魔的男根。  (啊啊…………这雄壮的肉冠,肉桿……要是,要是让它进出体内……那般粗壮有力的,尽情进出的话……)  骨碌。  神乐的喉头不经意地嚥了口口水。  因为她看见了那粗壮的阳物在眼前抖动。  (动了……)  她该自制。  神乐相当清楚。  然而,在那阳物颤抖之时,她的手已然伸出。  神乐细嫩的指尖,触碰到龟盔魔的性器。  「好,好烫……」  「哎呀?方才的威严跑到哪里去了?」  龟盔魔嘲讽的声音钻进神乐耳里,让她想要缩手。  而在此时,她发现自己的手往后轻缩,也代表着她的身体不再受制,已经能够自由动弹。  然而,她的手再次摸上那滚烫无比的男根之上。  (那幺,那幺便该令此妖物鬆懈……!)  神乐心里如此想着。  没有抽退的玉手,就这样缓缓包着那粗壮的男根。  (然后……是,是这般……套弄,吗……)  纵是不知床事,神乐仍有稀薄的知识。  千年间不知从何得知的,校园间女子聊及的,杂乱地交错着。  轻柔的玉手彷彿抚慰着男根般,她的指头轻握肉桿,缓慢地上下套弄那屹立不摇的阳物。  「哈啊……哈啊……」  她的呼吸更加淩乱。  套弄着龟盔魔的阳物,她的心思未有平伏,更是逐渐混浊。  「如何啊?初次侍奉男根的感想。」  「住,住嘴……!余可是……我,我……!」  神乐抵抗着。  否。  她的意识不时陷入微热带来的朦胧中。  嘴里吐出断断续续的回应,她的手却没有停下,仍是上下套弄。  神乐的脑海甚至逐渐忘记,自己此刻该是令强敌鬆懈,而非沈浸其中。  「汝可更用力点喔?」  「更,更用力……?」  神乐的手套弄的动作剧烈起来。  意识朦胧的她,无意识地顺从着龟盔魔的话。  「对,就是这样……真是个乖巧的好孩子喔……」  脑袋传来硬硬的触感。  被称讚着的同时,被摸头了。  龟盔魔温柔的抚摸动作,透过神乐的髮丝传进心里。  (啊……)  她心里一瞬冒起犹如孩童的喜悦。  (好舒服…………不,不对,我在想甚幺!)  残留着的理性令她从恍惚中回复过来。  「那幺,也让吾令汝舒畅一番吧。」  「甚,等——!?」  龟盔魔一下子便抓住神乐双手,将她拉起来背对自己。  (糟,糕……这姿势……!)  双手受制。  失去了击退敌人的最大机会,神乐不禁为之动摇。  而在这短暂的空隙,龟盔魔的手爪已经划过她身上的制服。  布料被撕碎的声音响起。  龟盔魔的手爪无情地撕开神乐身上的制服,露出那小小的胸罩。  「吾等妖忍军日夜钻研操纵凡人之法,已对人身深有认识,因此要使汝登上快感天堂亦非难事……好像,这样。」  说着,龟盔魔就将手爪伸进胸罩之中。  「你,这妖,噫啊!?」  ——脑袋被雷击似的。  神乐的身体伴随着呻吟激烈地颤抖。  而这只是被轻轻摸了一下未有完好发育的胸脯而已。  「哎呀?纵是有咒印辅助,亦未致于如此敏感啊?还是说,活命千年的御前大人本来便已如斯淫蕩?」  说着,龟盔魔的手摸向另一侧的胸脯。  「才,没,噫啊啊啊!!」  「边呻吟边否认是何等不具说服力哪?那幺,让吾来好好爱护这对小巧可爱的胸脯吧。」  手爪尖锐的指头碰在神乐的胸尖上。  从那未完好发育的位置,传来了阵阵强烈的刺激。  「不,不要,啊啊啊!那里,那里,噫啊,不要,噫,噫啊啊啊!声音,声音没办,啊啊啊啊!!」  神乐尖叫着扭动身子。  然而,在妖术的束缚下,此刻的她便跟外貌同样,只有略强于幼童的力气。  贫弱的幼女之躯,根本无法抵抗。  「吾本想好好调教一番,可是考虑时间地点,只好赶紧完成重头戏了。」  「重……你,你难不成……!!」  裙下传来滚烫,粗壮的触感。  从大腿间挤滑进来的是又热又硬的圆柱状肉块。  那自是龟盔魔的男根。  「那幺,传承千年的巫女处子,便让吾好好享用吧……!」  「不,不要!不要啊!」  神乐摇头挣扎着。  但是,她的内裤仍然被龟盔魔轻而易举的扯开。  「呵呵……御前大人的此处竟然已经如斯湿润……似乎早已準备好了呢?」  「住嘴!你住嘴!!」  神乐羞愧地尖叫着。  心里的鼓动更加强烈。  因为蜜液而紧贴着下半身的内裤,此刻已经湿得几乎能挤出水来。  现在,因为秘法而在千年间丧失了本来功能的女阴秘处,此刻亦已重获性慾滋润,正在期望被男根贯穿,完成本来育孕后代的使命。  「请放心,汝绝无半分痛苦……因为吾此男根,可是为汝而设的哪。」  龟盔魔的声音钻入神乐的脑袋。  同时。  「咕——噫!?」  身体中央被异物入侵的感觉传来。  重要事物被无情割断的感觉冒出。  然后,是钻进内脏般的灼热感觉溢至。  (插……插进,余,的……体内……了……)  那是丧失感。  那是解放感。  随着败北而来的挫折感,以及从沈重责任中解放的开放感,同时涌进神乐的心里。  (一切,一切都……都…………完了……)  破瓜之痛毫不强烈。  或者该说,她被千年性慾蒙蔽的身体,对快感更是渴求。  「哎呀?已能自己动身了嘛?」  听到敌人的嘲弄,神乐方才发现自己的身体主动扭着腰。  然而,已经没所谓了。  转生之法被破,此刻的她,已经怎样都好。  「反……反正尔亦不会就此住手,只求自己满足吧……!」  这样说着,神乐的身体仍然没有停下动作。  她甚至在被龟盔魔抱在怀里的当下,依然主动扭动身子。  「呜,啊啊!」  她吐出的呻吟,已经没有那份威严。  现在的神乐只是被首次感受的快感翻弄身心,跟外貌年龄无异的幼嫩少女。  「那幺,吾便得好好玩乐一番了呢!」  说着,男根开始挺动,深深插入神乐体内。  「啊啊啊啊!好,好深……啊啊!」  发出呻吟的神乐扭动身子。  她的女阴亦贪婪地挤弄着男根。  如同龟盔魔最初所说,她的身体已经被千年累积的淫慾薰染,就算被粗壮的男根进出身体也不会感到疼痛,甚至主动渴望着更多快感。  「给,给我!我要,插,插我!」  一度崩坏的理性已经失去束缚。  神乐只是顺从着自己的欲望,尖叫着,扭动着。  龟盔魔也作出了更用力的回应。  「唔,啊啊啊啊!」  神乐的身体突然被翻转。  变成正面位的现在,她跟龟盔魔四目交投,脑袋很自然地靠近过去。  「唔……啾,嗯嗯…………!!」  那是她人生的初吻。  但是,她的舌头却激烈地蠕动着,回应对方蹂躏自己嘴巴的动作。  她柔弱的双手死命抓着龟盔魔的厚背,用力抱着对方,让扁平的胸脯挤在怪人的胸膛上面,渴求着快感。  「好,好啊!啊,啊啊,我,好,啊啊啊!」  女阴更加激烈地抽搐着,追求快感。  蜜液从她两腿间不断溢出,让男根抽送时弄出更多响亮的淫秽声音,在毫无人烟的小巷迴响起来。  「也差不多了呢……那就让吾将精液好好注入吾的体内吧!」  那是带来绝望的宣告。  然而,对此刻的神乐而言,那只是带来快感的一句话。  「来吧!尔的,你的阳根!射进余,射进我的身体里啊!」  不断扭动腰枝,神乐追逐着更多的快感。  在这段时间进里,妖术布下的咒印也让她的钦求更加强烈,令鼻息沈重的她只里倾尽所有追求性爱的快感。  然后,她就被推到了性慾的顶点。  「啊啊啊,要,要,啊,噫啊啊啊啊啊!!」  身子后仰,神乐高声发出尖叫,女阴随之抽勒。  「那幺,我也要……!!」  龟盔魔趁机用力前顶的男根在神乐痉挛着的女阴里涨大一圈,吐出浓精。  「啊……啊啊……最,里面…………进来了……」  连沈醉在余韵的空隙也没有,被体内射精的快感让神乐彷彿失魂般,承受着阵阵射精时上带来的脉动。  「要……要被,射满了……」  神乐吐出呆滞的呢喃。  「被射进去那幺多,说不定会怀上小宝宝哪。」  「怀,上…………已经……怎样,都好了……」  神乐呆呆的倒在地上。  噗的一声,龟盔魔半硬的男根从她的女阴掏出,带出了一股股混杂着红丝的白浊。  那是混有千年处子之血的精液。  「啊……啊…………」  神乐双目恍惚地望向垂滴在地的精液。  她的意志也彷彿随着破瓜以及高潮而崩溃了。  「正是现在。」  龟盔魔的声音响起。  四周的咒印同时冒起深红的亮光。  意识在高潮以及绝望的双重打击中陷入静止,神乐毫不设防地被红光包围。    *******    *****    *******  被妖术封闭起来的小巷仍然平静。  红光慢慢消失,神乐仍然保持着跪倒的姿势。  「…………」  但是,她本来清澈的眼神只余下混浊,眼睛深处已经烙下了咒印。  龟盔魔的妖术已经深深植入她的脑海里。  「汝是仁科神乐。」  「……是……」  「但汝是御前大人,是活了千年的巫女。」  「……是……」  「所以,仁科神乐是虚假的身份,是不是?」  「…………是……」  神乐呢喃着。  她的眼睛只余下空洞。  「巫女是圣洁的。」  「…………是……」  「巫女应该保持贞洁,才能维持使命。」  「…………是……」  「那幺,汝是处女吗?」  「……不是…………」  「汝为甚幺不是处女?」  「…………被龟盔魔……夺去了,处女……」  神乐的表情没有变化。  被妖术侵蚀着的她没法思考,呆滞地回答着。  「汝被夺去处女,失去了贞洁,是不是?」  「…………是……」  「失去了处女的汝,还是不是巫女?」  「…………不,是…………」  她顺着事实回答。  她没法思考这一切都是龟盔魔所作的恶行。  「所以,汝已经不是御前大人。」  「…………不是……」  「汝也不再是巫女。」  「……不是……」  神乐的表情空洞。  「而且,汝更加不是仁科神乐。」  「…………不是……」  妖术压制着她崩溃的意志,让她无法思考。  即使龟盔魔的话再怎幺缺乏逻辑,神乐仍然听从着,相信着。  「汝不是仁科神乐,也不是御前大神,更不是巫女。」  「………………不……不是……」  「因为汝的存在意义被夺去了」  「…………被夺去……」  「所以,汝谁也不是。」  「…………不是……」  所以,神乐再也不是御前大人,也不是千年巫女,更不是仁科神乐。  她茫然的相信着。  「那幺,汝是谁的?知不知道?」  「…………不知道……」  「不,汝是知道的。因为有人夺去了汝的存在意义。」  「………………存在……被夺去……」  「汝的身份,汝的存在,都被那人夺去了。」  「…………身份……存在…………夺去……」  「因为那人夺去了汝的处女。」  「……夺去……处女……」  她的存在意义被剥夺了。  或者说,她被龟盔魔诱导着,亲自捨弃了存在意义。  「汝知道是谁夺去你的存在意义吗?」  「…………龟……龟盔魔……」  「那幺,是谁夺去汝的身份?」  「…………龟盔魔……」  「所以,汝将会属于龟盔魔。」  「…………」  神乐茫然地接纳着被扭曲的逻辑。  妖术带来的侵蚀,也随着龟盔魔的诱导逐渐加深。  「汝没有身份,汝没有存在意义,因为都被夺去了。」  「…………是…………」  「汝属于夺去自己身份的人。」  「…………是……」  「汝属于夺去自己处女的人。」  「……是……」  「所以,汝属于龟盔魔,是不是?」  「………………是……」  神乐承认了扭曲的事实。  龟盔魔的暗示将各种不相干的事情牵连起来,令她茫然接纳虚假的事实。  「汝的身份属于龟盔魔。」  「……属于…………龟盔魔…………」  「汝的存在属于龟盔魔。」  「……属于……龟盔魔…………」  「御前大人,千年巫女,仁科神乐,全都属于龟盔魔!」  「…………」  「回答吧!汝是属于谁的!」  神乐茫然。  她空洞的眼睛里,倒映着妖怪亢奋的表情。  她的嘴巴微微地张开。  「……余……」  失去理智,失去一切束缚的神乐,缓缓开口回答。  「…………余……属于…………龟盔魔……」    *******    *****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龟盔魔发出了大笑。  他成功了。  龟盔魔的妖术成功在神乐的精神里面,埋下了属于自己的楔桩。  这也代表他另一个目的可以达成。  「那幺,吾来解释第二个要姦淫汝的理由吧……!」  「…………理,由……」  神乐仍然茫然着。  她的思考稍为回复了一些,但是仍然被龟盔魔控制着。  对失去反抗余力的敌人好好说明一切,可是最让他愉悦的一刻。  「忍耐了千年的性慾,变成了无上的快乐,现在的汝,还有办法重新将它压抑在心里吗?」  「…………不……不可能……」  神乐黯然回答。  「被咒印增幅的欲望,一度享受过性爱快感的肉体,汝已经没法抵抗,只能顺从!」  「顺……从……」  「想像吧,自己顺从欲望的模样……自己享受性爱的模样……自己沈醉在快感之中的模样!」  「啊…………啊啊……」  神乐的身子颤抖起来。  她并非因为恐怖而颤抖,而是因为快感而颤抖。  男女交欢的欣喜已经深深烙在神乐的脑海里,再也抽不走。  四周的咒印再度闪烁。  「啊啊,吾忘了解释……这个妖术,除了能够增幅钦望,更能将被烙下咒印的人,在屈从欲望时转生成为妖忍呢……!」  刻在小巷各处的符文同时发亮。  再次冒起的无数红光缠向神乐的身体。  但是这次的红光更浓更深,彷彿浊血一样的深红形成了片片符文,附在神乐身体上,闪烁不停。  随着四周的符文消失,神乐的身体已经被具现成实体的妖术重重包围,浮在半空。  「来吧,堕落吧,沈沦吧,转生——转醒吧!妖忍神乐!!」  龟盔魔昂叫着。  神乐在血红光晕里的身体,也随之出现变化。  睫毛变得娇长妖媚,增添肉感的嘴唇变紫,乌黑的双眼薰起血红,及肩的黑髮直直延伸至腰,矮小平坦的身躯也急速成长,变得丰满成熟。  然后,取代破残制服的是似蝶似蛾,毫不庄严的巫女服。  香肩美背尽情暴露,窄小的衣领让谷间乳肉几乎溢出,紫黑色的薄布也没法遮盖她肌肤上鲜豔的赤色符文。  凭空长了二十岁似的妖豔身姿,跟刚才的幼嫉胴体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而且,最明显的是,她身上洋溢的妖力形成了几乎可以目视的漆黑气场。  「龟盔魔大人…………」  化身成美豔女性的神乐跪在地上。  「妖忍,神乐,在此参见……」  然后,她就看到了残留在地上的精液。  双手往地上轻轻一抹,将已经变冷的精液抹到手掌上,神乐恍惚地望着,然后缓缓张嘴将它们吞下去。  「咕……咕噜……」  混杂着处子血的精液,随着喉咙蠕动被她嚥下。  「龟盔魔大人的味道……太美味了…………」  身子颤抖着,神乐承受着身体传来的阵阵快乐。  见状,龟盔魔无比满意。  「太好了,太好了。神乐啊……汝的力量,纵使要统率妖忍军,说不定亦是轻而易举哪。」  听到龟盔魔的话,神乐笑了起来。  然后,她就靠向了龟盔魔,让丰满的身子跟脸颊在其胸膛上磨蹭。  「只要龟盔魔大人想要……我……余马上便能为您献上这个世界……」  「呵?此话当真?」  「千真万确……要不,我立马为您献上武士剑者的首级?」  神乐火红的眼里只有忠诚及欢喜。  因为她的身份跟存在,只属于眼前这个人。  「不,要夺取这世界的话,武士剑者必不可缺。你现在该做的,是把他们纳入妖忍军的麾下。」  「好的……必然依随您的旨意。」  神乐露出妖媚的表情,往后一退。  随着血红的劲风吹过,她已经变回了本来穿着制服的幼小模样。  「余将以这容姿加以接近,将武士剑者逐人洗脑,献于主上您眼前……」  「那吾便好好期待汝的表现啰。」  「余定必达成使命……请大人您静候余之吉报……」  神乐笑着。  但是,那笑容却有着跟外貌完全不相配,妖豔淫媚的气息。                【终】

评分
相关推荐
2.0分

2.0分 淫荡的同学母亲

4.0分

4.0分 刚生完女儿奶水泛滥 请求公公帮我吸出奶水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

http://www.xfhaoku.com  http://5m6.xyz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受北美法律保护,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