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天雨传奇

 首页

👙请收藏本站网址发布页     http://www.xfhaoku.com  http://5m6.xyz

天雨传奇

一、魔力初現

  午夜時分,我,雷天雨騎著我最心愛的重型機車從南京東路呼嘯而過。突然間,從路旁衝出一名醉漢,我一時閃避不及,連人帶車在路上滑了過去;此時,車子因與地面摩擦起了火花,眼看就要起火燃燒了。心中想著:『完了完了!我的生命就此結束了嗎?不……』自己內心想道:『我必須挽救自己的生命。』  我因此燃起了求生意志,雙手努力在四週地面上猛力的抓,以求能夠脫離機車。但事與願違,畢竟重型機車的重量實在太重了。突聞一聲爆響,原來是一輛汽車撞上了我的重型機車,而重型機車卻往路旁的電線桿飛去;汽車上的駕駛以為他撞上了人立即逃離了現場;電線桿因承受不住重型機車的衝撞而斷裂了,並造成高壓電線跟著斷裂,但斷的電線卻往我的身上打去,我被高壓電擊中全身一陣抖動並昏了過去。  週圍的住戶立即報警處理,不久救傷車來了,立即將我送往醫院。  在醫院急救室外,我心急的父母雷皇集團的總裁雷天敵及夫人蔣琇嬅正在焦急的等待。不一會,我那尚未過門的未婚妻王敏怡也趕了過來。正當王敏怡要開口問我的情況時,父親說道:「等吧!不要問了。」王敏怡聽到這句語,心的感覺就如身在冰窖中一樣。  過了幾個小時後,醫生出來了並問誰是傷者的家屬?父親立即過了去,問醫生:「我兒子現在怎麼樣了?」醫生回答道:「令郎並無什麼外傷,只是……」  「只是什麼?!」父親吼道。  「只是令郎被高壓電擊中呈現重度昏迷,一時之間我們也沒有辨法,為令郎治療。」  「那天雨何時才會醒來?」雷天敵問道。  「不知道,或許明天;一星期後;明年;更或者是永遠無法醒過來。希望你們要有心理準備!」  我的父母和敏怡聽到這句話,立時有如晴天霹靂更是淚如雨下。  自我轉入加護病房靠著生命維持系統已有半年了,這期間,我的未婚妻王敏怡在前二個月,每天都到醫院看顧著我;但最近敏怡很少來醫院了。今天敏怡到醫院來,正好父親與母親也在。  母親說道:「敏怡,妳來了!」  敏怡回道:「嗯。」  接著母親又說:「這陣子真的難為妳了!伯父和伯母也想了很久;天雨也不知什麼時候才會醒過來,為了不誤了妳的青春!我和妳伯父決定,妳跟天雨的婚姻解除好了!」  敏怡此時也說道:「伯父伯母,其實我今日來這是要告訴天雨,我下個月就要結婚了。」  我的父母婦聽了一時怒火中燒,但想想自己本來也不想誤了王敏怡的幸福,也就熄去了怒火。問道:「是哪家的公子有幸娶到妳呢?」  敏怡回道:「是……是神洲國際的副總裁江鴻明。」  父親想著:『江鴻明?原來是江國華那老匹夫的大兒子(雷皇集團與神洲國際在商場上是互為敵人關係)。』  母親說:「那恭喜妳了。我想婚期在下個月應有很多事還沒辨好吧,也不擔誤妳的時間了,以後若妳丈夫許可妳再來看天雨吧!」  這天是王敏怡和江鴻明的大喜之日,可是在醫院的加護病房裡卻是相當的熱鬧,因為在半小時前我的維生系統出了故障,造成我的血壓直線下降,新的維生系統響了,我的心跳停止了。此時,醫生立即使用電擊的方式想要使我的心臟恢復跳動。  四分鐘過去了,黃金時間過去了。醫生走出加護病房向父親說:「我們盡力了,還是無法挽救令郎的生命。」雖然爸和媽早已有心理準備,但此時兩人仍是承受不住。  突然間,護士從加護病衝出,大喊:「醫生……醫生!病人有心跳了,且正在慢慢的恢復了。」醫生立時又衝回病房進行急救了。  一個星期後,我在醫生的許可下出院了,不過醫生向我的父母說,希望我能每個月回醫院複診檢查。  回到家,我向父母詢問為什麼自我醒過來至今天出院都沒看見敏怡來看我?雷氏夫婦有口難言,深怕說出了實情我會做出傻事來;但不說我將來得知又會怪兩老,真是說也不是不說也不是的陷入兩難局面。  母親立即叫來女傭美琳扶我到房間休息,並說:「我等會打個電話請敏怡過來。」我無奈的讓美琳扶著回房。  在回房的過程中我一直想著:『敏怡為什麼不來見我?』突然間一個女子的聲音在心中響起:「敏怡小姐已經嫁人了,少爺還不知道,真的好可憐!」  我望著美琳說:「妳說什麼?敏怡嫁人了?」  美琳望著我說:「少爺,我沒有說什麼啊!」  「有,絕對有!妳剛才說:『敏怡小姐已經嫁人了,少爺還不知道真的好可憐!』」  此時,美琳驚嚇地望向我:『我明明是在心裡想的話,為什麼少爺會知道,而且一字不漏呢?』我二話不說,立即衝下樓去。  此時媽媽向父親說著:「天敵怎麼辨?敏怡已經嫁人了,我們怎麼跟天雨說呢?」  「我不信!我不信!」  母親嚇著望向正在樓梯上的我。  房間裡,我獨自心傷,不理父母在門外的叫喊。美琳在旁害怕的發抖著,蔣琇嬅怒言說著:「美琳,妳是怎樣告訴少爺的?」  美琳發抖著說:「沒有……沒有,我沒有告訴少爺。」  「胡說!」蔣琇嬅怒斥的說:「妳沒告訴少爺,那少爺怎會知道的?」  美琳說:「當時我只想著:『敏怡小姐已經嫁人了,少爺還不知道,真的好可憐!』少爺忽然轉過身來問我說什麼?接著少爺就衝下樓了。」  經過一段時間的心靈療養,我逐漸恢復生機,不過我仍常常獨自地陷入沉思中。就像今日一樣,我又在沉思了,我想起了那一日我和美琳的對話,我隱約的想到那日美琳說的話好像是從我內心發出來的,並不是從美琳的口中說出的,難道我這次車禍使我有異於常人的能力嗎?我不再多想,立即出了房門要另一個女傭叫美琳來。  幾分鐘後,有人敲門,我說:「進來。」  美琳走了進來:「不知少爺叫美琳來有什麼事嗎?」  我跟美琳說:「我們玩個遊戲。」  「什麼遊戲?」美琳問著。  「什麼遊戲妳等一下就會知道,妳先過來。」  美琳走了過來,「手伸出來。」我道。美琳將手伸了出去,我說:「我們玩猜迷遊戲,猜妳心裡想什麼?」  我握著美琳的手說:「開始了。」美琳的眼神瞬間出現了迷網,但馬上又恢復了正常,這一切我都看在眼裡。  接著我說出美琳內心所想的事:「美琳,妳是不是在害怕少爺又想搞什麼惡把戲吧?」美琳望著我,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此時我想要進一步發掘自己的能力有多大,對著美琳說:「將房門鎖上之後將全身的衣物脫去。」美琳順從地做著我所命令的事。  看著美琳將衣物一件一件脫去,我感到一陣陣狂喜。我立即叫美琳將衣服穿上,唯獨不許穿內褲,並命令著美琳以後不許再穿內褲。美琳回答道:「是。」  「出去吧!並叫雪兒進來。」我說道。  當雪兒進來後,我又再一次驗證我的能力,雪兒當然又照著我要求做了。經此一來,我想著:在還沒將這能力完全開發控制以前絕不可亂用,讓這些女孩有所懷疑。              

二、熟母之夜

  這天晚上,我正從聖母峰以瞬間移動回到自己的房間,我想著從聖母峰到台灣距離,我用瞬間移動只需一秒鐘的時間就到了。『看來再繼續練習下去,美國來回可能也只需兩秒鐘了。』我邊想邊走向浴室。  浴池內的水早已滿了,其實是我在聖母峰練習時早已使用念力將熱水注入浴池了,好讓我從聖母峰回來能立即的泡入熱水中,消除寒意。  幾個月的練習下來,我已將自己的能力完全開發出來並能有效的控制著。我想著:『今天是自己出師的日子,應該要好好的慶祝一下,等會不管是誰送來宵夜,我一定讓她陪我做愛。』我想到自己已經很久沒有做愛了,想著想著,我愈來愈興奮。  敲門聲中我想著:『是誰那麼幸運讓我臨幸呢?』正要使用天眼通時,母親的聲音響起:「天雨,媽媽送燕窩來了,快開門呀!」  我此時腦中「轟」的一響,怎會是媽媽?但是自己說的「誰送來的誰就讓我臨幸」的,不管了,就算自己出師不利吧!  我開了房門讓媽媽進來,媽今晚穿的是一件粉紅透明的長袍睡服,穩穩約約可以看見兩顆玉乳隨著呼吸上下的擺動,尤其那兩粒櫻桃在粉紅的睡袍的襯托下更為耀眼亮麗,我立即低下頭不敢再看,深怕心中的慾火一發不可收拾。誰知不往下看還好,一往下看,發現媽竟然穿著透明絲質的內褲,內褲上映出了飽滿的山丘及黑色草原,使我的慾火更是狂燒不已。  媽好像發現了我的情況,故意說道:「你這孩子真不會照顧自己,剛洗完頭髮,頭髮也不擦不怕感冒了。」  「沒有啦!剛剛聽到媽的敲門聲,才忘了擦。」  「你這孩子,真是的!」接著媽媽就進入浴室,出來時手上多了一條毛巾,媽媽說道:「你邊吃我邊幫你擦頭。」我回了一聲:「喔!」  在媽媽幫我擦頭時,不時的感覺到頭碰到兩團肉,這讓我的慾火如火上加油般的燃燒著,我怕媽再度發現的醜樣,我向媽說:「您不用再擦了,我等會自己擦就是了。」媽接著說:「那你快吃,我把碗拿下去。」  「不用了,等會我叫美琳來收吧!(此時我的慾望真是野火燒不盡,需要美琳來幫我滅火)」我說道。  媽說著:「你還是快吃吧!不要再麻煩美琳上來收了。」看來媽現在還不想走!但我的慾火一直燃燒著我的意志,使我的意志面臨瓦解了。  內心深處一直有股聲音說著:「把她抓來幹吧!不會有人知道的。」或許在我的深層意識中認為亂倫是不可原諒的,使我的內心處於互相征戰中。  終於,慾望戰勝了理智,而在那一瞬間慾望完全佔領我的心思。我先將我的房間與外界隔離,但並不是完全的隔離,而是能讓我察覺外界的一切事務,而外界無法得知在我房內的任何情事包含聲音。接著我試著以我的腦波與媽媽的腦波接觸,並以柔和的聲音命令著媽媽躺在床上,我開始以腦波撩起了媽媽潛藏在心中的淫念。  我知她春心已動,於是慢慢一顆顆地解開了她睡衣的扣子,只見睡衣輕輕滑下了她的胴體,兩顆豐乳彈跳而出,隨著她的呼吸上下起伏著。終於最後一顆扣子也解開了,那高高隆起的山丘陰阜、一片濃密的草原又出現在我的眼前。  我輕輕地分開了她的雙腿,再用手撥開陰毛,然後把頭埋進媽的胯間,伸出了舌尖去舔弄媽那朱紅的肉縫。不一會兒,即聽見媽的呼吸變的沉重而且急促,我的心跳也隨著慾火的高昇而激烈,黏滑的淫液,很快由淫穴一股股地流出。  「嗯……」我繼續舔弄以挑起她的更深層淫念,媽媽渾身顫動著,櫻桃小嘴不停低聲地呻吟。我伸著舌頭,慢慢深入媽的肉穴中,吸、挖、捲、抽,有規律地用靈巧的舌頭撥弄她的陰核。  但是看著媽媽如木頭般的一動也不動,我只好再一次使用腦波向媽媽說著:「媽,等一會妳張開眼睛時,會看到一個男子,妳會想要與這個男子共赴雲雨。不管他要求什麼,妳都要盡量去滿足他,以滿足他的需求為妳此生最大的願望。媽,妳可以張開眼睛了。」  正當媽媽將眼睛緩緩的睜開時,我的心中更充滿了興奮,一想到媽媽等會的淫態,我會心的笑了起來。  媽媽睜開眼睛對我說著:「我的愛,天雨。天雨,我的愛。」我對媽媽所說的話嚇了一跳,因為媽媽竟然叫著我的名字!但隨即我想起了,我並沒有封鎖媽媽的記憶,難怪媽媽會叫著我名字。  媽的手忽然伸向我的胯下去磨揉我的大肉棒,再伸進褲底握住它上下搖動,一會兒,她終於忍不住妮聲道:「天雨,媽……裡面……好……好癢……你……快……快上……來……替媽……止癢……吧……」  我馬上起身除去衣褲,迫不及待地叉開她雙腿,跨上她的玉體,先吻上她的櫻唇,兩手也再度撫揉著她有彈性的雙乳。媽擔心地問:「你會做愛嗎?別插到屁眼去了。」她又以手來引導我的大肉棒,好準確地插入她的淫穴裡。  我提起屁股,把大肉棒慢慢插入她的玉穴中,才幹入一個龜頭,已聽得媽叫道:「天……雨……哎……停……痛……死了……」媽的嬌靨變白,身軀痙攣,很痛苦的樣子。而我則感到好受極了,那種又暖、又緊的感覺,舒服得差點要叫出來,看來爸爸已經很久沒跟媽媽做愛了。  聽到她的叫痛聲,我忙問道:「媽,妳很痛嗎?」  媽回答道:「你的……太……大了……我受……不了……」  我很失望地說:「那我抽出來好了!」  「不……不要抽……不要……」媽的雙手像蛇樣般地死纏著我的背脊,嬌軀輕輕地扭動了起來。我的肉棒像一根燃燒的火棒一樣,漸漸地一寸寸插入她的淫穴裡,又麻又暖又舒服。  一會兒,媽終於哼道︰「呀……好……爽……爽……死了……天雨……開始……動吧……你……插呀……」  此刻,我覺得大肉棒好像被一層生溫的肉袋子緊緊地圈住,再望著媽粉臉含春,嬌喘吁吁,那淫蕩的模樣,真使我不敢相信是平日我所敬畏的媽媽,竟癱在床上,任我插幹,她的慵懶淫態,真個勾魂蕩魄,令人心搖神馳。  我怕她再痛,輕輕地抽出肉棒,又慢慢插了進去,一抽一插,也插出味道,感到好受極了。媽的肉穴裡,隨著我幹插的動作,淫水更是氾濫,嬌哼浪叫聲一時迴響在媽的臥室裡。  我一見肉穴潤滑了,更是大起大落插弄著,一下下直搗進她的花心,抽到淫穴口時又在她陰核上用龜頭磨揉著,只插的她叫著︰「好……天雨……用力……嗯……呀……我……我快……被……你……刺穿了……」  我越幹越猛,「滋!滋!」的一聲聲直響。「呀……啊……」媽媽被我插得雙腳亂踢,香汗淋漓,眼兒已經細瞇著,口中也不斷呻吟著︰「天雨……你頂到……人家……子宮……了……呀……好妙……好舒服……嗯……」  這淫蕩的嬌呼,更刺激得我爆發了原始的野性,再也不管插的是我的親娘,毫無憐惜地拼命抽插著。媽緊摟著我的身子,口中發出夢囈般的吟聲,快感的刺激,使她全身滾燙無比。  她挺乳拋臀地迎向我每一次的狂插,爽的快瘋了,不時地大聲浪叫著:「天雨……唔……你……真棒……媽不知道……你……這麼會插……穴……我真快樂……樂上天……了……嗯……哼……」  我越插越興奮,大肉棒已經整根被媽的肉穴吞進去了,而媽的陰戶緊緊地咬住我的大肉棒,玉臀也不停地擺動著,我用雙手捧住媽的大白屁股,一陣狠命插幹,插得媽浪叫︰「唉唷……哼……大肉棒……哥哥……唉唷喂……我的……心肝寶貝……兒子……媽……媽……不行了……我……我洩給……洩給你了……」媽浪哼著,洩出了她的陰精。  我也在不停地抽插著,嘴也貪婪地吸吻著她的臉龐,手緊抓著媽的大肥乳,跟媽說:「還不行,我還沒出來呢!」  媽聽到我所說的話,接著媽說:「天雨……媽真的不行了……你……你放過媽好不好?啊……又來了……又來了……我又……又洩給你了……媽真的……真的不行了……」媽說完時陰精如洩洪般的湧出,此時的我也感到背上一陣酥麻,卻沒想到我的馬眼正在吸收著媽媽淫穴內所湧出的陰精,這正是我意想不到的事情。  而我再次在媽媽淫穴內抽插三百下後,才在媽的淫穴深處激射出我的子孫,完全洩在她的子宮裡,然後緊摟著軟癱了的媽媽,兩人這樣赤裸裸地相擁睡在床上。  大約過了四小時後,我醒了過來,此時我的大肉棒仍插在媽媽的淫穴內,看著媽媽的胴體,有如白玉般的白,摸起來更像嬰兒般的稚嫩,使我的大雞巴又再度的硬了起來。  媽媽被我的大肉棒給弄醒了,我問媽:「媽,還要不要再來一次呢?」  「不了,我現在一點體力也沒有了,要不是已有十幾年沒做這檔事,媽媽一定能陪你玩得更久。」  我反問媽:「媽,為什麼你有十幾年沒做過了呢?」  媽媽說:「還不是你那死鬼老頭在外金屋藏嬌,硬是不碰我。更氣的是他金屋藏嬌還不止一個。」  「那我有沒有其他的弟弟妹妹?」  「這點你爸爸還有些良心,他在外連一個子女都沒有。天雨……扶媽媽到浴室去洗個澡好不好?」  當然,在浴室中我又讓媽媽享受了兩次高潮。當媽媽想要離開我的房間時,我封鎖了媽媽這一段記憶,並解開了房間與外界的隔離。此時媽媽覺得自己的下體一直有液體流出,而且感覺到自己的淫穴好像有東西進入過一樣。  『或許是自己太累了。』媽媽看了一下壁鐘說道:「你看你一碗燕窩你吃了十分鐘還吃不完,真是的!」  其實在我使房間與外界隔離時,時間並不存在,因此當我解除隔離時自然與剛才的時間無異了。

评分
相关推荐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

http://www.xfhaoku.com  http://5m6.xyz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受北美法律保护,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