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迷糊妈妈-公共汽车痴汉

 首页

👙请收藏本站网址发布页     http://www.xfhaoku.com  http://5m6.xyz

迷糊妈妈-公共汽车痴汉

已经到了下课时间,在公共汽车站牌那边等了不少人。两人好不容易才挤了上去,一直进到比较后面的地方还是找不到座位。只好和小杰一起站在走道上。这班公共汽车的路线经过闹区,乘客也越来越多。渐渐地,人和人几乎都要贴在一块,连站的地方都快没有了。小杰的妈妈一手挂在握把上,左手环著小杰的背,让他不会被人群挤得难受。在前面的一个男学生假装闭着眼睛,却是不住地偷瞄著妈妈胸口的地方。扶著书包的手臂,偶尔随着车子的晃动,不小心触碰到妈妈的胸部。小杰很不喜欢这样。可是人真的太多了,就像沙丁鱼一样挤成一团,又能移到哪里去呢。小杰并不晓得,妈妈竟然迷糊到连胸罩都忘了穿了。那一对肥美的乳肉在衣服里跳动,乳尖也浮现在衣服的顶端。牵引著全车男性的目光。要不是让裤子给束缚,小杰恐怕已遭乱棒打死。天色渐渐昏暗了下来,只剩下车子前面和窗外传来微弱的灯光。偏偏走在下班后车潮最多的路段,又遇到临时的道路施工,小车钻著路肩抢道。司机不耐烦地猛按喇叭,然而车子的进度还是相当缓慢。在人挤人闷热的环境下,小杰觉得浑身都不舒服,衣服被汗水黏在皮肤上。而一直保持着甜美的笑容的妈妈,似乎有些不太对劲。在拥挤的人群里,原本挺直的大腿不住摇动。小杰万万没有想到,妈妈的背后有一只不安分的手掌,在浑圆的屁股上抚摸著。狭窄的空间里,人与人的肉体接触是难以避免的。一开始小杰的妈妈也不以为意。但那只手掌随着公共汽车被堵在路上的时间,从原来的手背触碰,变本加厉地用手掌沿着股丘的曲线滑动。这种大胆的举止,已经达到骚扰的程度了。然而真要是叫嚷起来的话,又该怎么处理呢?这里人那么多,连摸她的是谁也不知道,搞不好闹得全车骚动,平添他人的白眼。万一是很凶恶的人,又该怎么办呢?一想到这里,小杰的妈妈又只好忍着不发作,也不敢回头。只是努力在有限的空间里挪动位置,企盼对方可以知难而退。这时候的她,才想起自己的内裤,好像也忘在医生那里了。屁股只隔着一条薄薄的裙子和那只手掌接触,偏偏这时候的身体,比平时更加敏感。手掌触碰到的部位,令她遐想到方才酸麻的感受,心跳不免为之急促。对于小杰妈妈仅仅微弱的反抗,竟然也吓阻了背后的色狼,魔爪离开了她的臀部,妈妈总算松了一口气。但却不知道色狼其实是食髓知味,借着四周人墙的遮掩,假装拿出手机看了看里面的行程。趁著将手机放回裤袋的动作,让原本抓着扶手的右手也加入了阵容。色狼用左手悄悄地捏起裙子上的布料,慢慢地,一丝一缕地戳扯起来,直到裙䙓的地方。表情若无其事地注视著窗外的车流,右手便在昏暗的光线下,迅速地伸进那引人遐想的秘密空间。触手之处,竟是一片滑腻。“呀!”惊觉股丘直接肉体的触碰,小杰的妈妈轻呼了一声。“妈?”小杰感觉到妈妈刹时间僵直的反应,好奇地抬头望着妈妈,男学生马上作势看了看窗户外头。“没事。”妈妈摇摇头挤出了笑容,但屁股的神经却绷得更紧了。虽然是那个色狼不对。可要是嚷嚷起来,被人家知道她光着屁股上街,将来要怎么见人啊。在平时都犹豫着难以启齿的事,如今还有说服自己的理由,便只好咬牙忍耐。然而那只手在屁股上摸着摸著还不够,竟然沿着股沟来到胯下,硬是挤开阻挡的大腿,前进到了花唇的地方。小杰的妈妈呼吸变得急促,胸部的起伏也更加汹涌,连前面的男学生也感觉口干舌燥。由于手掌被大腿给挡住,色狼仅能通过一根指头。不假迟疑便将指腹推进到花唇上,摩擦著蜜缝。从手指上传来的火热触感,令小杰的妈妈心里打了个突。好像肉棒就要侵门踏户了一样,膣壁里不禁泛起些微的溼濡。手指并没有如预想般插入花径,只是沿着柔肉在有限的范围滑动。使得妈妈的心情更是为之忐忑,大腿的防卫也不敢丝毫放松。正当不知所措时,那指尖的第一节终于像是找对了路,轻轻地从蜜缝下缘闯了进来。“唔。”小杰的妈妈抿著下唇,脸上的表情也难以保持从容。只是灯光暗晃晃地,周围没有人注意到任何异样。那指节举步维艰地在蜜壶入口探入,然后再摇著圈抽出。在这样不断地逗弄下,手指渐渐带出了几许湿滑的蜜液,漫延在大腿根部,做出了最诚实的反应。(讨厌!)下意识地用力夹紧大腿,连同色狼的手指也被蜜壶牢牢吸住般。但是不断泌出润滑的蜜汁,令手指的动作越加顺畅。涓流而出的汁液,一寸一寸攀向膝盖,使得妈妈的心绪大乱。

小杰就在旁边,会不会察觉到什么呢?又或者闻到什么奇怪的味道?揉合了恐惧和羞耻感,妈妈挤著双腿,想借着肉体摩擦将溢流的汁液磨开。不自觉地,下体宛若水蛇般扭动,仿佛自动自发索求着肉体的刺激。色狼的手指迎合著妈妈的动作抽送,缓慢而甜蜜的电流渐渐在肉瓣上扩散开来。充满着她小腹,一点一滴地发送到全身。小杰的妈妈感觉身体虚脱,几乎要站不直了。“妈妈觉得累吗?”小杰看着妈妈微带喘息的嘴唇,关心地询问。“嗯。”妈妈摇著头,“不会…要,要到站了。”这时候有人压下了公共汽车停车铃,小杰的妈妈便带着小杰跟着人群往前方挤,那只色狼的手也立刻缩了回去。一路挨挨碰碰地到了车门附近,过了两分钟才终于停靠在站牌。下车之后,小杰的妈妈深深吸著晚上微凉的空气,恢复往常了的笑容。带着小杰回到家门口,翻找著皮包,才赫然发现忘了带钥匙出门了。怎么又那么不小心呢?今天是怎么回事?小杰的妈妈急慌了手脚。正当小杰想要提醒妈妈,爸爸有放一支备用的钥匙在鞋柜里面的时候。一旁却传来陌生男人的声音。“怎么了,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男人看上去三十出头,衣着整齐,像是个刚下班的公司职员。见到不认识的人,小杰顿时露出警戒的眼神。可是妈妈却腼腆地笑了笑,“说来真是不好意思,竟然会忘记带钥匙出门了,现在被关在外面。”“这样啊…”男子眼中闪过一丝精光,“那么家里还有没有其他人,有需要用到手机吗,可以打电话请他过来开门。”“哎呀,偏偏先生到日本去了,”妈妈一脸苦恼,没有留意到小杰拉扯她衣摆的举动,“家里也没其他人,真是麻烦了。”“其实也不难解决,”男子笑了笑,“等等我叫锁匠来开门好了。”“妈!”小杰紧张地说,“老师说不要跟陌生人讲话…”“小杰,人家是好心帮忙,”妈妈赔著抱歉的笑脸,“真是不好意思,”“不会不会,这样是对的。”男子拿出手机拨了电话,“现在坏人那么多,真的是应该要小心一点。对了,太太有带身份证吗?”“有啊。”小杰的妈妈翻找皮包,从里头将身份证拿了出来,“要做什么呢?”“等等要给锁匠看看,证明是住在这个地方的。”男子微笑道,“要不然随便什么人就可以请锁匠来开门,家里不就很危险吗?”“对哦。”小杰的妈妈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虽然小杰还是很不喜欢这个多管闲事的人,可是听起来似乎没有什么恶意。在电话中告诉锁匠位置之后,不一会儿锁匠便骑着摩托车来了。确认过小杰妈妈的身份证后,锁匠才从车上拿出工具。仅仅一下子功夫就轻而易举地将门锁打开,看得妈妈瞠目结舌。告别了锁匠之后,男子对小杰的妈妈说道,“这样说实在是很不好意思,不过能不能向你们借个厕所呢?从刚刚就憋到现在,怕没办法忍到回家。”“妈!”小杰嘟著嘴,发出怏怏不乐个抗议。“大家总会遇到需要帮忙的时候嘛。”妈妈安抚著小杰,一面也邀请男子进到屋子里。打开了家里的灯之后,小杰到楼上的房间,而妈妈则是领着男子到厕所。才关上门没多久,便传来男子的惊呼,“太太!太太!”“什么事情吗?”男子打开门,不好意思地说道,“刚刚想洗把脸,结果一不小心把隐形眼镜弄掉了,能不能请太太拿个胶布过来。”“哦,请等一下。”小杰的妈妈小跑步地到柜子拿了一卷胶带和剪刀,回到厕所递给了男子。“这种的可以吗?”“嗯,这种的就行了。太太能不能帮个忙,我现在看不太清楚,”男子一边扯开胶带,一边看着小杰的妈妈近到厕所里,“刚刚好像掉在洗手台那边的样子,请小心不要踩到…”“欸,那真的很危险呢…”小杰的妈妈小心翼翼地踩着脚步,接近洗手台边的时候。冷不防一股大力将她双手抓住,用胶带固定在水龙头上。  “先、先生你做什么…”一时间还弄不清楚状况的妈妈,惊慌地询问。然而男子已经迅速地关上了门并且上锁,露出狰狞的笑容。“明明是太太诱惑我的啊,在公共汽车上面,我的手指伸进太太下面小嘴的时候。太太下面的嘴巴不就是流着口水,紧紧咬住吗?还流了一地的水呢。”“原来你就是…”“没想到太太还真是淫荡啊,不但刚著屁股上街,还一直夹着我的手指不放。”“才、没…没有,你胡说…”“我是不是胡说,就给妳看看证据啊。”男子一把将妈妈的长裙掀了起来,一丝不挂的丰满臀部顿时曝露了出来,“就是不知廉耻的骚货,老公不在就到街上勾引男人了。连内裤也不穿,不就是要男人肏吗。”“不,不是这样的。”“这就是让太太舍不得的手指…”男子嘿然笑着。没有了大腿的阻碍,手掌覆蓋在鼓胀的耻丘上,用食指和无名指轻轻地伸入,在花瓣边缘抽送著。“啊吧欸…别…别这样…”小杰的妈妈喘息著。

在车上销魂的快感电流又被勾扯起来,在小腹流窜。随着手指的搓揉,一股难以忍受的暖意钻动,令她忍不住扭腰摆臀。“太太在车上就是这么回应我的啊,所以才会忍不住跟着太太下车。”男子手玩弄著美妙的肉体,一手解开腰带,三下五除二连同内裤一起脱了下来。黝黑的肉棒昂然挺立,全然呈现出那歕张的欲望。“太太可别乱叫,家里还有小孩子不是吗?等等万一发生什么事情,我可就不能保证了…”“呜…”受到男子的恐吓,妈妈压低了声音。注意力集中的两人,全然没有发现厕所门的透风口,有一对小眼睛从下而上偷偷注视著里头。“小骚屄那么紧,真的看不出来生过小孩呢。”男子分开妈妈的阴唇,逗弄著穴口附近的柔肉。玩弄一会儿之后,便迫不及待拉起了那条粗长的鸡巴,从身后对着那不住蠕动的穴口上。“不、不可以…”“不可以什么?”男子不待回答,将肉棒捅进蜜壶里。在湿热的黏膜包覆下,肉棒爽得几乎要马上交了货。“不可以…啊…拔、快拔出去…噢…”顽强坚挺的肉棒一寸寸推进蜜壶深处,进入那本原只属于老公的圣地。明知无法改变事实,却还是忍不住哀声乞求。“被没有体验过的肉棒插在里面,特别有感觉吧。”“不…快拔…拔出去…”“太太真的希望我的鸡巴拔出来吗?”“嗯!”小杰的妈妈猛力地点着头。“那么回答我三个问题,我就拔出来。”男子说完,便开始一下一下挺动。“噢…啊…问…问题…为什么…啊…要…要…顶…顶…啊…”“因为,这个问题就和动作有关啊。”男子一边挺动,双手伸进衣领,直接揉捏着手掌无法掌握的细滑乳肉,“第一道是常识题,请问我这样的动作,叫作什么?”“啊…是…”妈妈羞红了脸,犹豫了一会儿,终于上气不接下气地回答,“是…做…做爱…”“答对了!”男子用力地赏了一下重的,使得妈妈发出了一声惊呼,“这个问题有很多答案,也可以说是肏屄,也可以说穴,又或者说性交也对。”“那么第二个问题来了。”随着男人的抽送,妈妈的嘴不住发出轻如喘气般的呻吟。双眼紧闭,仿佛这样可以令时间过得快一些。“在做爱的时候,男人这样用力地抽动是为什么?”男人突然开始了猛烈的动作。“啊!啊!啊!别…别这样…太…太激烈了…啊!”“那就快点回答啊,还是太太舍不得大鸡巴,希望不要拔出来呢?”“不…啊!噢!人家…没力气了…噢…”“那,就快啊。”“是…为了…噢…为了要射…啊…啊…射出来…”“射什么东西。”“啊!射…射白白的…白白的…噢…”“要说清楚才行啊,可不能让这样子的答案含糊过关哦。”男子调整一下角度,“太太要是喜欢这样的话,我也可以一直插在里面,直到把那个东西射出来为止哦。”“不…不行…啊…是…是精液…噢…白白的…精液…”“嗯,这样不就答对两题了吗?”男子停下了动作,深深地舒了最后一口气,“那么来最后一道题目吧,要仔细听好囉。有位淫荡的太太到了酒吧里,脱下了裤子任人。一个年轻的小伙子自告奋勇出来了,在太太的屄里面狠狠地插了十下…”男子开始一下一下用力地插著,“像这样,一、二、三…十下!”“噢!啊!”小杰的妈妈忍受着男子的抽插拼命集中精神,深怕漏听了一个字。“然后一个中年人也上来了,他拿出肥肥的**,在太太的屄里面快快地抽了五下,然后又加一下重的。”男子照着自己的叙述,进行抽送的动作。“五下…然然后…啊…一下…六下…”“然后一个黑人也…”男子滔滔不绝地讲了下去,抽送的动作时而激烈,时而缓和。抽插拨开紧致蜜壶的肉棒嫩滑的黏膜上磨擦,触发了下午按摩时残存身体里的快感记忆。妈妈觉得接触的地方好像有无数的电流猛窜,整个人几乎要晕眩过去。只知道男人的肉棒打桩般撞击着肉穴,弄得香汗淋漓,哀声叫道:“不要…要记…记不起来了…再插下去…乱…不知道…不…啊!!”小杰的妈妈猛一仰头,秀发左右甩动。突然间身体像是被一道霹雳打过,感觉什么都无所谓了,身心透出解脱的喜悦。男子的欲望高涨,深吸一口气,“太太…题目还没说完呢,怎么就自顾自的快乐呢。刚刚吸得可真是紧啊,看来真的是希望我射在里面吧。”“啊…啊…”妈妈一对星眸迷离,已经顾不上回答。高潮之后的余韵犹存,背后的肉棒直进直出地抽插起来,棒棒敲进蜜壶最深的深处。甚至好像要冲开子宫,贯穿她的身体。一双手大力捏著乳肉最肥嫩的部位,仿佛要不顾一切将其捏爆一般。不知道是疼痛还是快感的浪潮,翻江倒海地淹没她的理志。“啊、不可以…不可以再来了…会死…会死掉…”小杰的妈妈紧闭双眼,几乎脱力的身体像是仅能倚借着肉棒的支撑,蜜壶的黏膜紧紧咬住。什么都无法思考,香艳淫靡的肉体再一次地痉挛,灼热的泉水涌出,灌浇在被抽搐的肉壁所包覆的龟头上。“噢!”男子一声低吼。也毫无保留地将白浊的欲望尽情喷洒,中流砥柱地回应着澎湃的热流。一道道浓热、滚烫的液体,劲射在子宫壁上。

评分
相关推荐
4.0分

4.0分 刚生完女儿奶水泛滥 请求公公帮我吸出奶水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

http://www.xfhaoku.com  http://5m6.xyz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受北美法律保护,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